白宇帆 | 另一种青春的形态

假如青春有另一种形状,大概就是白宇帆的模样。追寻自己的梦想,也让父母放心;想在光影世界留下足迹,也甘愿去军营里挥洒汗水;可以是脱贫致富路上成长的热血愣头青,也可以是新时代睿智沉稳的年轻总监。他和角色都在“他乡”打拼,日子过得都挺好,未来还有更多可能。

白宇帆

不像领导的总监

6 月底,白宇帆从《八角亭谜雾》杀青,带着南方的湿热回到北京,走进《我在他乡挺好的》宣传期。他在这部热播的都市职场情感剧中塑造了一个毫无领导架子的公司总监,让很多观众从中看到了自己和身边的同事。

Q&A:

听说《我在他乡挺好的》一开始你面试的不是简亦繁这个角色,突然接到通知让你演简亦繁,压力大吗?而且,你自己没有类似的职场经历,也没有当过领导吧?

白宇帆:对,有点压力,因为我的形象不太像大家惯有认知里的那种公司总监,之前我们看到的领导基本上都是不苟言笑的嘛。对我来说,这是最大的压力,也是唯一的压力。领导我真的没有当过,我和领导身份最接近的就是大学当过班长了。我在《山海情》里演的得宝后期算是当上领导了,是一个承包商,包工头,但那个领导比较青涩。

那你怎么克服这个压力?

白宇帆:我就不去想这个事,我演不成那样,我就按我的来,把简亦繁演成另外一种总监,比较有烟火气的总监。怎样在“接地气”和“领导”之间找到一个适合的度,其实是我在前期做的主要功课。好在我跟简亦繁有一些相似点,我们在生活中都比较平静,沉默,但他比我更加平静,更加睿智,我就在这些方面多注意,让他的反应更慢一些,情绪再少一点。

你和周雨彤在《我在他乡挺好的》拍摄中有很多临场发挥,是不是先磨合了一段时间,发现彼此是能接得住的?

白宇帆:其实我们一开始去尝试现场碰的时候,有的能接住,也有接不住的,大家现在看到的都是接住的,接不住的就没用。不过我俩都是不会提前设计太多的演员,更愿意到现场去看,去听,去感受。

简亦繁看到胡晶晶发生意外那场戏,你有没有提前设计反应或者酝酿情绪?

白宇帆:其实没有,因为我不知道她会怎么摔下来,也不知道摔下来后会是什么状态。去试的那一条,真的给我吓着了,就是真实的反应。实拍的时候,我把自己先放空,然后做出真实的反应。

白宇帆

马得宝出息了

去新剧组试戏的时候,白宇帆经常被人打趣:“哟,得宝来了。”马得宝是他在电视剧《山海情》中的角色,一个在脱贫攻坚道路上成长为民营企业家的乡村青年。让他惊喜的是,这部戏不仅让他获得了与许多前辈对戏的机会,获得了观众的喜爱,也获得了行业的认可和后来更多的不同类型的新角色。

Q&A:

你在社交媒体上的那个短视频“得宝出息了,一直种菇一直挣钱,就变成了简亦繁”很有意思,是你自己做的吗?

白宇帆:是我出的点子,同事们帮我实现的。当时怎么想做这么一个视频呢,就是因为这两个角色差异很大,但是又都是我演的,就想让大家看到两个角色还是有一点连接的。

从观众的角度看,会觉得《山海情》拍得很苦,大太阳底下挥着铁锹干活什么的,看《我在他乡挺好的》,职场戏嘛,挺光鲜的公司总监,应该拍得很舒服,你自己拍这两部戏的感受是什么样的?

白宇帆:其实《山海情》并不苦,《我在他乡挺好的》也并不容易。对我来说,拍戏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山海情》也好,《我在他乡挺好的》也好,我都很快乐,痛苦的点在于对角色的理解,其实演员内心的苦大于外表。可能有的戏看起来挺辛苦,但是演员拍起来很舒服,很享受,人在快乐的时候是不会觉得苦和累的。

拿到《山海情》的马得宝这个角色的时候,你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机会吗?

白宇帆:当时也是通过组训了解到有《山海情》这样一个剧组,后来副导演联系到我的经纪人,经纪人就带我去见了孔笙导演,聊了聊对角色的感受,后来给经纪人打电话说让白宇帆过来围读吧。围读的时候也没有剧本,还是大家一起交流。再然后就通知我进组,演马得宝。很快,前后十天时间。进组的时候剧本还没写完,只有5 集剧本。我相信“正午阳光”,相信孔导,而且那么多前辈演员在,他们也都是看了5 集剧本就来了,我没什么可担心的。

和“正午阳光”这样优秀的主创团队合作,是不是很爽?

白宇帆:非常舒服,非常尊重彼此。在这样一个剧组里,我作为演员有一种安全感,我不用去顾虑所有的外界因素,只要好好拍戏就好了,他们会把演员保护得非常好。

你有乡村生活经历吗?怎么把一个乡村的,不太懂事的,耿直的弟弟演得活灵活现的?

白宇帆:我没有在农村生活过,我们家是小县城,农村有亲戚在。刚开始拍的时候,我也有很多想法,想表现这个那个的,孔笙导演就说,你什么都不要想,你就去真的跟对手演员交流,撒开去演就好了。

白宇帆

总有学习的机会

很幸运,白宇帆在不同的剧组遇到了资深演员,入行不久的年轻人有了机会向前辈学习请教。时代的节奏越来越快,也许留给演员准备角色的时间永远不够,至少那些对人物的理解,对表演的尊重与执着会在一代又一代的演员中传承下去。

Q&A:

《山海情》和《八角亭谜雾》中都有多位资深演员,你有没有观察前辈们是怎么演的?

白宇帆:这的确是我的幸运,也是我们在挑选剧本和团队过程中比较重要的一个考量标准。现在我要在意的不是戏多戏少或者非得男一,男二,而是能不能学习。在这样的剧组里,我一方面观察前辈们的表演,一方面观察他们生活中的状态。我合作过比较成熟的演员,工作起来和生活中完全是两个状态,工作的时候特别认真,生活中都很单纯,很天真,像一个孩子。

哪位老师对你表演的帮助比较大?

白宇帆:我和祖峰老师在《山海情》合作了一次,最近在《八角亭谜雾》又合作一次,感觉更加亲近了,他一开始不怎么说话,后来熟了发现他很平易近人,挺愿意给我们分享心得,所以我有表演上的问题或者生活中的困惑,就会主动请教他。

你会在什么情况下请教他?

白宇帆:到现在为止,我的每一个角色都是第一次接触,刚刚拍摄的时候该从哪个角度入手不太有经验。祖峰老师经验多,会跟我说一说角色的特性啊,需要注意什么啊,可以给人物加一些什么样的特质让角色更加出彩啊,甚至会具体到某一场戏。

拍摄过程中有没有用上?

白宇帆:有,真的有用。比如说,有一场戏是我去他们家,我第一次见他,跟他不熟,非常尴尬的一个场景,怎么把尴尬演得有意思一些呢?祖峰老师说,你的节奏这边快一点,那边慢一点,反应不要跟大多数人一样,表现要有点反常,因为尴尬的时候人很容易不对劲。

在《八角亭谜雾》中你和哪位演员对戏最多?

白宇帆:段奕宏老师。他是一位要求非常高的演员,对表演是有一种执着和尊重的,他对表演的要求是我非常向往也非常想拥有的一个状态。

白宇帆

在军营的日子

一个年轻人,想成为演员有很多原因,想成为军人也有很多原因。在白宇帆这里,拍戏和入伍共同的原因是热爱。两年的军旅生活,会在他未来的每一部戏,每一个角色,每一个平凡的日子里留下痕迹。

Q&A:

你大学在南京艺术学院学表演,怎么跑去当兵了?

白宇帆:大二的时候,我演了一个军人题材的话剧,对我的影响非常大。那是我们南艺第一个卖票的戏,只有一男一女两个演员,演两个多小时,从七八岁演到六七十岁。我跟我们班一个女生被选上了,前期筹备了大概四个月,演了一个多月。

演了这个话剧,你就燃起了军人梦?

白宇帆:其实我去当兵的原因有很多,一是我从小就想当兵,二是演了那个话剧,三是当时国家对于大学生征兵的政策非常好,还有就是希望自己身上多一些经历吧。

现在退役回到日常生活,还会保留一些在部队里的生活习惯吗?

白宇帆:没事就会午休,还有跑步。因为舟桥兵对耐力的要求比较高,经常训练跑步,我非常喜欢跑步,但我太瘦了,跑太多会掉肉。

在部队的那两年塑造了你性格中的什么特质?

白宇帆:现在的我更加坚强,更加不怕吃苦,更加自律,不会动不动就觉得累,不会抱怨。

战友们会跟你开玩笑,说你现在红了吗?

白宇帆:有时候会,也会要签名照什么的,我拍戏全国到处跑,遇到哪个城市有战友,就会一块吃个饭,聚一聚。

白宇帆

在他乡的日子

今天的大多数年轻人,青春中最关键的几年往往都在他乡,有梦想也有迷茫,有疲惫也有收获的喜悦,白宇帆也不例外。有进取心和平常心,放手一搏也脚踏实地,人生中的每一个阶段都会迎来别样的风景。

Q&A:

你要做演员的时候,爸妈不赞成,后来想去当兵,爸妈又不理解,你是怎么和父母沟通的呢?

白宇帆:我和爸妈说,我真的很想去当兵,而且当兵对表演也有一定的帮助,因为一直在校园里,没有太多的人生体验,这样可能毕业后也不能得到太多拍戏的机会。当兵后也有攒下一些收入,能够支撑我来北京生活和追梦。我从二十岁当兵到现在,一直没有靠过家里,一直自己在打拼。

你在他乡的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白宇帆:我是一个比较上进的人,也是一个心态比较平和的人。我去追梦,就好好追,放手一搏。前几年我一直是放手一搏的状态,遇到《山海情》《我在他乡挺好的》都是很幸运的。

作为演员,你想演电影吗?

白宇帆:有想过,但是我更担心的是没有人知道我,那我拍电影也没有人看,也很难有好电影来找你演。拍一个商业片,你得扛得起票房,这是现实。现在我比较重视剧本的质量,还是愿意演更接地气一些的角色。

现在工作忙吗?有时间过自己的生活吗?

白宇帆:肯定比之前忙一些了,但是每天都在生活,工作结束我的生活就开始了,在路上也是生活,在小区遛狗也是生活,看爷爷奶奶锻炼也是生活,我也经常坐地铁,公交车。

生活中有什么爱好?

白宇帆:我的生活其实挺无聊的,偶尔去旅行,喜欢到人多的地方去转一转,看一看,散散心,同时观察观察人。没有特别多的爱好。

从上学到毕业这几年你都在他乡嘛,其实对一个人来说是挺关键的几年,你觉得自己在这几年里有什么改变?

白宇帆:我比以前更加平静了,以前遇到一些事情会有点极端,有一种非他不可的心态,现在平和多了。比如说试一个戏试不上,以前老觉得自己演得挺好的,为什么就是不选我呢?说实话,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不好,刚开始我也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没选我。时间长了,我也理解了,其实这个行业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有的时候不是他们不选我,而是有各方面的考量,所以我的心态就更加顺其自然,没选就没选吧,不那么在意这个了。

 监制:佟宇 / 策划,编辑:李祺 / 采访 & 撰文:Maggie / 摄影:周砚霖 / 妆发:李文浩 / 服装助理:马敏倩,张一帆 / 编辑助理:冯心薏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