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冰冰 | 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李冰冰时而也会去思考,关于女孩李冰冰的事情。她想,原生家庭所带来的问题,未必能够得到解决。兜兜转转,她又成为一个可以让父母骄傲的小孩,但仍有很多东西是无法弥补的。一个人只有做到与自己和解,与这些问题和解,才能在后来的人生中释然。“人生到最终其实是一个孤独的自我修行的过程,还是得自己想明白了,才能活得明白。”

李冰冰 

李冰冰说起二十岁之后的生活。

“生活在别处”,发生在她的故事里,并不具有关于远方的浪漫意义,而是一场被迫成长的起始。那时起,她离开了像第二故乡般存在的上海,来到了北京生活。

读书以来,上海成了家乡以外她最熟悉的城市,四年过去了,她并不想脱离熟悉感,去找寻另一个城市的生活。临近毕业,她跑去校长办公室,天真地试图和校长争取道: “我不想毕业,你能让我继续留在学校里吗?”老师都觉得奇怪,都毕业了,还有什么好学的呢?更何况新生都要来学校了。李冰冰坚持,“没关系,我可以在校外租房子住。”她形容那时候的落寞,像是一个在工厂里工作了一辈子的人,面临退休,但是自己觉得自己还很能干,不想被抛弃。告别学生李冰冰这个熟悉的身份,她迷迷糊糊开启了一段新生活。

幼稚,天真,没有什么宏图大志,也没有什么杂七杂八的想法—李冰冰用一句话概括了那个时期,那个女孩的状态。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孩,在北京用自己的努力开启了她的别样人生。剧组里的她,没有经验,看到谁都觉得比自己有天分,谁都比自己技能高。有自己只是有一个演员身份,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努力。

第一次出去拍戏,她不知道应该在头一天将台词背下来,原因是之前在学校里,上小品课的时候,大家会花一个礼拜的时间去编台词,从来就不是背好去拍的。在她的设想里,到现场了,总要有人跟自己讲一讲,如何走位,然后演员们一起排练,完全想不到一到现场就要立刻演,而且是往成功了演,吓得她只能照着剧本念。从那以后,她自尊心被唤醒,才明白演戏原来是这么回事。之后,“能准备的都给准备好了,第二天到现场的时候,我会要求自己已经是一个完全 ready 的人。”

关于她二十岁之后的生活,听到这里,会觉得,这是一个普通女孩的故事,它不出格,不轰动,也不顺风顺水到让人眼红。她的故事从最开始起,就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别人家的小孩”的故事。

李冰冰

够动脑 就能解决

“一个傻傻的,单纯的,充满好奇心的小孩”,是李冰冰对最初的自己的印象。

小时候,她成绩算不上优秀,性格内向,比较羞怯,不怎么敢发言,是一个没什么存在感,更没什么优越感的普通女孩。她不爱出门,就喜欢在家里和妹妹一起玩跳皮筋,踢键子,沙包之类的游戏。

妹妹和她截然不同,从小到大都是年级里的前三名,有时候考了第二名回家都要哭,她诧异,“你哭啥,我考得没你好,但比之前有进步我就满足了”。到了大学里,妹妹只要好好上课,好好复习就能考第一名,“就是这么厉害,就是很会学习”。一个更容易成为父母骄傲的小孩,性格上与李冰冰截然不同。在她眼里,妹妹因为成绩突出总是成为被偏爱的那一个,而妹妹也一直非常自信,做事冷静,处变不惊,妹妹是真正活成了“别人家的孩子”,但自己却是一个平常,普通的小孩。这样的女孩子,自然是连“想拥有一条漂亮的裙子”这样的想法,也不曾主动提出过的。

只是,如果说在这样一个普通女孩的故事里,有什么特质让李冰冰之所以成为李冰冰,而不是“别的女孩”,她觉得大概是因为父母的严格要求。

“自尊,自重,自爱,自强,自立,自信”,这十二个字,是李冰冰第一次离开家时,爸爸在妈妈送给她的日记本上留下的寄语。爸爸在部队,妈妈是刀马旦,两个人都非常严格。以至于之后的李冰冰,在工作里总是会对自己,对同事有严格的要求。她觉得,一个人能力有限,那可以被理解,但是一个人能力如果足够,只是没用到百分百的能力去做事情,那她会觉得生气,“我爸那十二个字铿锵有力,到现在一直指引着我的人生。”

妈妈也是她力量的来源。印象里,妈妈总是反复跟她讲一句话:“小冰你要记住,笨鸟先飞,处处留心皆学问,事事动脑有窍门。”在她的印象里,自己一生几乎没觉得遇到什么太困难的事,因为遇到难事的时候她总会想起这句话,动动脑子,仔细琢磨琢磨,事情总会解决的,“如果没有解决,那一定是还不够动脑。” 这是李冰冰的生活哲学。

李冰冰

快乐其实是一种能力

在童年时期李冰冰的设想里,未来的自己也许可以成为一名科学家,那时候,她上小学五年级。过了几天,她觉得似乎可以成为一名歌唱家,直到后来,她发现自己高音唱不上去,未来的目标又转而变成了超市的售货员。她觉得售货员很富有,似乎这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属于他,不久之后,看似完美的售货员又被心中认为的白衣天使护士所取代。

在告别了科学家,歌唱家,售货员,护士的幻想之后,李冰冰终于找到自己要做的事情,也能够更好地去认识自己了。“小的时候你对一切充满好奇,长着眼睛就是要去认识世界。现在倒没有说完全认清了世界,但你摸爬滚打一圈,人生已经给了你很多教训,你现在要做的是更好地观望自己,这是一个很大的转变。”

现在的她,会用更多的时间去了解一个叫作“李冰冰”的人。

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的作品《时间简史》里有一句话:“当你面临着夭折的可能性,你就会意识到,生命是宝贵的,你有大量的事情要做。”对此,她深以为然。

年轻的时候,初生牛犊,她觉得自己是一个女侠,可以做所有的事情。现在,身体受限,她当不了女侠,这是一种无法改变的“夭折”。

她觉得作为女演员,总有一种孤独感,因为一个人不可能一辈子接到的都是好戏,不可能遇到的团队都是最好的团队,身边做事情的都是最专业的人,遇到不好的合作方,她总是生气又着急—“因为你是那个将来要面对观众的人”。因为类似的事情,她有过太多的愤懑时刻,一次次生气的后果是对自己的身体造成了永久性的伤害,很多到现在都没有痊愈。肩疼,背疼,腰疼,更是演戏时落下的“职业病”。

“夭折”之后,她体会到的是珍惜那些更“宝贵”的事情,“当你明白生活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就没有那么随意了。”

成长是一件与克制并行的事情。她解释道,为什么小孩子每天听到外界的一个响声都会哈哈地笑,为什么成年人很少能拥有真正开怀大笑的机会?因为生活会给人一种“麻木感”,我们每个人对笑话都有了预判力,要花费多大的力气才能真正发笑呢?

现在,她最开心的事情是和自己的外甥在一起,有时候会和他们讲女孩李冰冰小时候的事情,被问得多了,有时候她也自己编造一些故事讲给他们听。最近,她去骑了马,因为纯种马太烈,自己没敢飞奔,最后为了表演给外甥们看,还是在跑场内跑了一圈,在他们心中赢得了尊重,她觉得特别快乐。

李冰冰说自己并不是在讲快乐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快乐其实是一种能力,你要在人生的苦修过程中寻求快乐。得乐且乐,得笑且笑。高兴的时候,就借着笑话多笑几声吧。”

李冰冰

With Girls: 女孩心事

二十多岁,是女孩生命开始变得更加开阔与丰富的起始。她们在最大程度上去认识这个世界,也在投入大世界的同时,认识到自己本真的模样。她们有了更多的问题,更多的困惑,更多的质疑,更多的思考。我们邀请了女孩们来分享自己当下的疑惑,也邀请到李冰冰和我们一起倾听女孩心事。

1. 夏晓莉 20 岁

夏晓莉:在学生会的时候,我明显感觉颜值高的女生会有更大的优势,虽然我外貌平平,但是我的确是一个很努力很刻苦的人,我应该怎么做,才能让大家意识到我的才华和能力?

李冰冰:我觉得你遇到的还不是真正的大机会。没有一个大机会是给漂亮的人的,一定会看才华。如果现在有一个空的座位,他们把好的座位给所谓“颜值高”的人,没关系,这不是什么重大决策。你看这些优秀的公司里,哪个公司会说我用美女来工作? no way never,从来没有。

夏晓莉:外貌在工作中真的很重要吗?

李冰冰:如果你足够优秀,外貌一点儿都不重要,腹有诗书气自华。

2. 冯伊 19 岁

冯湉伊:我觉得自己是一个追求意义性比较强的人,总想要找到这件事很明确的个人价值或者意义。做演员这个职业过程中,冰冰姐有没有遇到这样的问题呢?怎么处理这个心态?

李冰冰:这样未免有点累,还是希望你轻松一点。有很多时候选择去做一件事时无法预见事情的结果,当我迷茫的时候,我也会去询问朋友的意见和想法,还有你自己心中的那杆秤到底是偏向于做还是不做。不过当你倾尽全力去做一件你认为正确的事情的时候,不管结果如何,遵循内心!

3.kiki 20 岁

kiki :最近自己经历了很多生活,学业上的不顺利,就想问一下姐姐,每次遇到挫折苦难时,最能给你勇气的是什么?支撑你的力量是什么?

李冰冰:我遇到困难的,解决不了的事儿,永远会想明天的这个时候,我在干嘛?那个时候这些事儿都一定会过去。挫折苦难都会过去的。

4. 白白 20 岁

白白 :女生好累呀!每天都在不停地“控制”自己,以免陷入身材,容貌焦虑,女生的底气究竟从何而来?冰冰姐有过类似的焦虑吗?

李冰冰:因为我职业的关系,我短暂的有过这方面的焦虑。但相对于这些外貌和身材上的焦虑来说,最重要的是心态健康和身体健康,无论你什么样子,你都不会是孤独一人。

5. 佳佳 24 岁

佳佳:女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自己的心态有些不一样了?

李冰冰:每一次挫败之后。

6. 杨笑笑 26 岁

杨笑笑:在恋爱上,我想要找到有精神共鸣的人,但感觉很难;读研之后,恋爱更难了。身边的人都恋爱稳定,好多人晒婚礼了,但是我好像并不羡慕,觉得一个人读书看电影,生活很充实。我们需要在某个人生阶段必须去做某件事吗?

李冰冰:人没有必要在特定的时间段去做某件事,这个世界上没有特定的法则,你要有自己的想法,你不喜欢做的事情没有人能强迫你去做,除非你妥协。

7. 陆昭若 22 岁

陆昭若:我一直觉得住的地方可以影响一个人的精神面貌,得体的打扮也才能让自己有好的面貌,所以刚毕业的我,宁愿花大部分工资来租房和打理自己。但朋友说我这样叫精致穷,你觉得我这样对吗?

李冰冰:每个人的消费观念都不一样,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和舒服的事情,没有人可以阻挡你。你和别人不一样这不恰巧也说明你是个与众不同的人吗,人生很多时候是可以“叛逆”一些的。

8. 小嘉 23 岁

小嘉:该如何变得不浮躁?那冰冰姐什么时候会感觉到内心格外平静?

李冰冰:拥有正确的三观。你这样问不合理,哈哈。因为对于平静,我们可以去很宏观地理解它,也可以很具体地理解。宏观上讲,你对任何人没有亏欠,不去伤害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件事情,自然就会平静;微观地讲,在具体的事情上,当你经历过一些风雨的时候,再去经历一些事情,你会觉得大风大浪都经历过,当下的事情都很 easy了,就会很平和。

9. 小鹿 20 岁

小鹿:为什么我20 岁了还要被要求听话?如果重返20 岁,冰冰姐会做些什么?

李冰冰:你应该理解,“听话”可能只是你妈妈说了20年的口头禅。重返20岁,我想多学点儿东西,不用到30岁才开始学英文。哈哈哈哈哈

10. 大陈 19 岁

大陈:我发现身边人交朋友,都开始计较朋友能不能给自己带来帮助/ 利益,很羡慕冰冰姐有任泉老师这样长久保持深交的好朋友。我想问问姐姐,真正交朋友要在意这些东西吗?

李冰冰:我和任泉的友谊是可遇不可求的。人生就像一场际遇,我们是东北老乡,到了大学也都一起坐火车回家,大学毕业之后好几年都在一起拍戏,彼此的三观一直都很一致,才可以成为这样的长久的朋友。真正的好朋友是不会计较得失,也不会计较彼此为对方付出了多少。

摄影:陈漫 / 策划:刘阿三 / 视觉统筹 & 形象:滕雪菲 / 编辑:姚金纳 / 采访 & 撰文:星黛露 / 化妆 & 发型:高建 / 美甲:陈一 / 编辑助理:Betty Luan / 服装助理:欧妍淇,周旭,王燕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