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广荣 | 在纸艺装置中诉说情感

在上一年度的芭莎珠宝国际设计师精品展上,一个飞跃在空中的巨型纸艺装置引发啧啧惊叹,螺旋向上飞扬的优美曲线,在空中留下翩跹印记,加之绚烂至极的高饱和色彩,仿若诉说着女性于天地间自由盛放的情感。这惊才绝艳的作品背后,是在纸艺装置中诉说情感的设计师朱广荣。

朱广荣

抽象纸艺装置 自由诉说情感

2020 年12 月,在上海宝龙美术馆举办的芭莎珠宝国际设计师精品展一度成为沪上的网红艺术打卡地。进入展会现场,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巨型的空中纸艺装置。抽象的造型难以一眼看出实物为何,那螺旋向上飞舞的绚丽模样,像女性飞扬的裙摆,也像舞者旋转的身姿,又令人联想到花瓣盛放的动感与生机。这个装置的设计师正是国内大型纸艺装置设计的领军者朱广荣,我们的访谈就从了解他的创作理念开始。

“在我了解到芭莎珠宝国际设计师精品展后,脑海里第一时间联想到的就是花,恰如珠宝装扮的女人,是一朵盛放的女人花。但花太具象,限制了人对美深入的想象,于是我想到了花瓣,它是花的局部,将局部无限放大,美就有了更大的可塑性。”

装置艺术最大的魅力是自由运用艺术元素和表现形式,透过创意组合在特定的空间中营造艺术场景,在场景中自由诉说情感。

跃舞飞扬的优美曲线,虚实相融的视觉冲击,在空中留下翩跹印记,这个巨型的花瓣纸艺装置蕴含着女性于天地间自由盛放的情感。美不止于形,再近看细节,在柔美的舞姿中又漫布着筋骨一般的张力,这源于朱广荣在纸艺花瓣内密布着大量精巧的钢丝。

为寻找适合展现柔美外形的素材,朱广荣首先想到的是布料,但测试多种布料后发现硬度都达不到纸材的塑形效果,再回到纸材,惯用的卡纸硬度过高又无法嵌入钢丝,他和团队在纸料市场四处找寻,直到第4 次尝试,才终于发现既满足塑形要求又适应钢丝嵌入的手工纸。

视觉上的绚烂冲击还来自于超高饱和度的色彩,开阔素白的挑高空间里,穿过一道浓墨重彩的动感装置,是眼睛无法回避的焦点。

“色彩是这次创作过程中遇到的另一个难点。找寻到最适合这个装置的手工纸,但自然的手工纸是本色的,要在本色手工纸上还原这种超高饱和度的色彩非常难。前期测试了很多种方法都不成功,最终直接使用泼墨的方式,将颜色泼在纸上才呈现出来。”

这个悬浮于空中的庞然大物,成为整个展览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10年,跨界做到行业领先

虽然在国内大型纸艺装置的设计领域,朱广荣是许多年轻设计师找寻灵感的来源,他却笑谈自己的创作是在泥巴里长出来的。非学院派出身,职业的前20 年在服装设计行业“摸爬滚打”,却用10 年时间成为纸艺装置领域的领军者。他身上有我们对行业精英惯有的认知,专注,勤奋,善于学习,也有极富传奇性的一面,自幼热爱绘画,在不被父母支持且条件艰苦的年代,全凭自学闯出一片天。

朱广荣是在新疆长大的支边二代,他从小热爱绘画,看到什么都想画下来。“我记得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课本所有空白的地方都画满了临摹的小画。”因为家庭条件差,父母又不支持,他连一张绘画纸都没有,就在一些生活用的小纸头上画。经常一个人拿着块板子,使用最便宜的纸和小铅笔头,站在街角,画路过的行人,画骑过的自行车。那段经历训练了他的观察力和应变力。

毕业后,朱广荣进入姐姐的服装工作室,从此爱上设计,一头扎进了服装行业。不惑之年,他来到上海找寻机会,两年间从服装品牌的橱窗设计陈列师做到企划总监,也正式跨入纸艺装置设计领域。

“作为一个打工人,到了总监的位置其实很难上升,我就开始创业做陈列设计,橱窗设计。最初运用纸艺纯属巧合,因为它成本相对不高,但又有很强的可塑性。”

10 年,跨界做到行业领先,自有其独到之处。从小生长于西北,天高地远的自然环境造就了他热衷大主题的天性,不拘泥于形式和传统,在无界延伸的大结构抽象艺术创作中挥斥方遒,而基因里江南人的细腻和温情又使得他的作品细节独具清风雅怀。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恰是他作品中彰显的深意。

起初,朱广荣主要将纸艺应用于橱窗设计,大多制作写实造型,如一丛花或一只兔。但很快他开始尝试在纸上雕花,创作更抽象的作品。从无到有,付出足够的努力精练技艺,就可能制作以假乱真的牡丹和芍药;但要从有到无,从一朵具象的玫瑰中提炼出撼动人心的抽象纸艺作品,则需要更多对美的理解与想象,这是朱广荣对纸艺的思考。从此,他沉迷于大结构的抽象纸艺装置创作。

纸艺装置从创意到设计到生产到安装有一整套复杂的流程,朱广荣将前期的创意与后期的安装看作最关键的环节,最后的现场安装环节是他进行二次创意的过程。“我的作品前期设计制作成型后其实只完成20% ~30%,最后安装时的二次创意要占比70% ~ 80%。”他的作品在业内可复制性低,也正源于安装现场的再创意。

安装现场的二次创意考验一个设计师的综合能力,包括他对工艺的把握,对材质的理解,对安装的把控等,这在业内并不多见。

朱广荣的作品广泛应用于精品酒店和地产展厅,市场正青睐艺术与商业融合,装置与空间一体的新形式。在一个大型的公共空间内悬挂一盏华丽的水晶灯和一个富有创想的艺术装置,将带给人截然不同的审美感受。

“传统的纸艺如果不能应用于现代生活,找到商业的表现手法,就没有生存空间。我希望将艺术应用于生活,满足大众对美与艺术的诉求。”

朱广荣

竭尽全力地活 就是我要的幸福

这10 年来,朱广荣每年仅在春节休息3 天,他的日程里没有双休日,每天工作12 小时以上。只有在完成项目委托后创作自己的作品时,才算是他的一种休息。

抽象的纸艺装置并非一开始就备受市场认可,朱广荣的许多设计在刚推出的一两年内时常无人问津。“看到作品的人都说美,我想如果不同的人都能感受到美,这个作品是不会失败的,只是时间未到吧。”果不其然,到了第三年,第四年,作品开始在市场展现爆发力。

装置艺术的创意过程也是对素材选择和表现形式的探索,先是做大量的素材加法,然后提取与主题表达最契合的素材。素材不合适导致半途推倒重来,反复推倒反复重来都是常态。这些年为实现创意的最佳呈现效果,朱广荣不仅在纸材上进行深度探索,也开始将板材,琉璃,铁艺和亚克力等素材应用于装置创作。

将50 层超薄的亚克力制作成一个立体的秘密丛林,树干,树枝,树叶,花朵分解绘制在每一层通透的亚克力平面上,最终形成深邃而幽密的三维效果。将琉璃烧制出海浪喷涌的动感,呈现出大海变幻的多姿。将镀古铜的不锈钢雕刻并塑形成镂空飞舞的巨龙,远近高低形成多维度视觉震撼。

在这个过程中,朱广荣的坚持是,一定要找寻到单刀直入表达主题的素材,至此,表达的形式就开始喷涌而出,真正挥斥方遒的时刻到来。

项目遍布全国各地,但因为安装难度高,现场创意关键,朱广荣都是亲自带着团队奔赴现场。大结构的艺术装置安装常需在15 米的挑高空间约5 层楼的高空内搭建,朱广荣则要在12 米的高空搭建平台安装并进行二次创意。后期安装抢工期也是常态,在脚手架满布的施工现场开始安装,时时面对硬装干扰和限制,一点一点推进,5 天的计划工期很可能变成15 天。

“你理解一个创作者的幸福感吗?就是历经波折,通宵工作后将创意呈现出想要的效果时内心的那种兴奋感。”朱广荣沉浸在创作中,他认为当下正是创作高产期,也希望一直创作到底。

“我最爱的设计师是卡尔·拉格斐(KarlLagerfeld),他的一生是极致的一生,永远精力充沛,他将天赋才华在每一个领域都发挥到极致,这是我向往的人生。他的创作力,他的丰富性都是我非常钦佩的。”

回想起拉格斐去世的那天,朱广荣心情非常低落,在地铁上连续3 次搭错线,兜兜转转3 个多小时,一边写纪念的文字一边流泪。

“据说拉格斐在去世前最后一刻还在工作,我的理想就是到死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就像战士死在战场上,那是死得其所,那就太幸福了。”

一个竭尽全力活过的人,内心是无惧的。

编辑:丁佳佳 / 摄影:安杰 / 文:廖炫玺 / 发型:Archi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