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峰 | 最大的成功就是做了减法

白云峰每年的飞行次数能达到一百多趟,去内蒙古,去东北,去西北。在这些未来实现碳减排的核心区域来来往往。几乎每隔一天就要为了工作飞一趟,以致于白云峰身边很多朋友对他感到不解:财务积累到了一定程度,也明明可以做别的更轻松的工作,为什么非要自己劳心劳力地操持着这样一家致力环保的民营技术型公司。

白云峰

白云峰与环保这份事业有关系,被更多的人看到是从14 年前开始,他带着博奇公司在日本东京上市。博奇成为中国首支在海外上市的环保股,当时刚刚30 岁出头的白云峰则成为东京证交所历史上最年轻的上市公司CEO。

他被评为那一年的中国经济年度人物和年度时尚先生。不仅在商业和技术领域在行,他还在当时的热门电视台做过电视节目。2010 年,他主持东方卫视《波士堂》等多档职场节目,和旅游卫视的当家花旦史林子一起主持一档旅游节目《城市惠旅游》,第二年又在湖南卫视主持了一档关于品质生活分享的节目《锋尚之王》。

就像他的朋友们说的,他明明可以做很多更轻松的工作,哪怕做点风投也比自己创业轻松。但白云峰选择创立了国能中电。

白云峰

从职业经理人到创业,还是环保,节能和新能源

2011 年1 月,白云峰在新浪微博宣布自己接下来的计划。“我因要担任环保部国家燃煤大气污染控制工程技术中心副主任,正式辞去博奇所有职务,同时收购了一家公司开始新的征程,还是环保,节能和新能源产业”。这是白云峰当时所发布的微博原文。

这家公司就是国能中电。当初在博奇,白云峰是以半个股东,半个职业经理人的身份加入其中,但在国能中电,白云峰真正地开始了创业。

白云峰的人生理想有非常技术型的一面,这跟他的工作和学习经历有关,同时可能也跟他父亲对他的影响有关。白云峰的父亲是一个一辈子钻研技术的人,当年参加龙羊峡水电站的建设,整个机组有什么问题他都非常清楚。在那一代技术人那里,技术就是理想,所有技术细节烂熟于心是特别基本的事情。

白云峰曾经在自己的博客这么描述过他的父亲:“我的父亲不是什么高官,靠技术吃了一辈子饭,混了个级别待遇,与世无争,甚至胆小怕事,属于特殊时期被折腾怕了的那一伙人。”白云峰说,小时候,他跟父亲的关系像很多男孩和父亲的关系一样都不太密切,长大了他才发现原来自己其实挺像他的。虽然在很多领域都能做得得心应手,但在白云峰自己的叙述里,技术的理想是他很重要的一部分追求。

白云峰

投入火电厂的脱硫难题

白云峰是70 后,在中国人民大学拿到MB A 学位和在浙江大学拿到工程热物理学博士学位之前,他在华北电力大学学的是计算机,毕业后被分配到了北京热电厂工作。

在过往的报道中,白云峰描述过自己初入职场的经历。“电厂大部分都是工人,很排斥大学生,觉得大学生眼高手低,不太融合。我去了以后,我能干的事就是打扫卫生和给师傅们沏茶倒水。气温30 多度的时候,钻到50 多度的炉膛里面检修。”

之后他调到了神华集团国华电力公司,最后参与了国家重点工程云南滇东8 台60 万煤电一体化项目的前期筹备和建设工作。90 年代末,国家要求火电企业排放烟尘需要建设脱硫系统。“当时我国是以煤炭为主作为一次能源的国家,发电装置中燃煤火力发电机组占了75% 左右。而这些火电厂二氧化硫的排放量占全国年排放总量的54%,因此火电厂是当时减排的重点行业。”

但当时根本找不到很好的企业提供技术服务,于是国华电力自行投资,于2002 年成立了北京博奇电力科技有限公司。白云峰以母公司管理人员的身份进入博奇公司。到2006 年白云峰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兼总裁的时候,博奇在全国脱硫市场的占有率达到了17.8%,位居行业第一。

白云峰

国能中电的11 年

今年是白云峰创立国能中电的第11 年。虽然最近几年白云峰鲜少在杂志,电视上露面,但国能中电在这11 年里创造了受到认可的成绩。

根据《国资报告》的数据,“国能中电在超低排放技术体系,烟气污染物协同脱除,烟囱防腐等方面拥有多项先进技术,截至2020 年7 月在电力行业已经累计执行环保项目200余个,在钢铁领域已经累计执行环保项目13 个,这些项目每年可减排污染物150 余万吨,其中二氧化硫约100 万吨,氮氧化物约20 万吨,粉尘约30 万吨”。

在我们对白云峰的采访里,关于国能中电所致力于的从源头解决环保问题的方案也是更容易开启的话题。

他会从他家附近的一条臭水沟的问题,谈到他在技术利用上非常实际的巧思。我们都知道生物菌剂可以分解黑臭泥,但是怎么把菌剂固定在污泥里,而不会让它随着水流走。

这些都是需要动脑筋的。白云峰着迷于这种思考的过程。他觉得做这样的事情别人会觉得很苦,但是他觉得这就是成年男人的人生游戏。

白云峰说, 他其实是努力地想做一些比较实的,或者说是真正能改变中国环境和能源结构的一些工作。

所以这几年做了好多的技术准备。

“所以我觉得我这几年做了一个核心的事,就是怎么样把新能源结构优化了,真正实现源头环保。其实我的想法是什么?一方面就是想把污染物降到最低,比如说把咱们燃煤或者化工炼钢,这些方面产生的废弃物,把它治理好,本身减少对环境的污染。

另一方面就是努力的用一些新的能源,比如太阳能,风电,生物质怎么样能够转化成一种可以储存并且可以低成本地利用的能源,真正实现氢能等的低碳能源应用。而低成本的使用不仅包括技术方面的工作,还包括它所匹配的商业模式。”

白云峰

一切都让它简单,但是有效

白云峰说,他是一个把工作和生活分得很清的人。所以,我们在采访的最后问了白云峰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国能中电所做的事情里,让他最有成就感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白云峰说,是赶上这个风口,在碳中和(指以零碳为目标的综合能源规划)来临之前,他们做了很好的准备。“我们已经把一个方案变成了一个可以实施的方案,而不是在‘30·60目标’( 指我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2030 年前达到峰值,力争2060 年前实现碳中和)。提出之后,还在照着这个目标去盲走。我认为我们已经找出了一个基本的路径去解决,比如高效生物质能,新能源就地化消纳,以及‘液态阳光’。我觉得这么多年的技术积累和人才积累还是让我觉得挺高兴的,因为我们做了一个有准备的事情。”而第二个问题,在生活中这5 年到10 年的时间里,让他最有成就感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白云峰说:“其实你们在问我生日的时候会不会做总结的时候,我就在想,我想做但是好像做不出来。我自己都不认为过了10 年,我到现在我的心理的状态好像根本就跟我的年龄是不匹配的,从来没有岁月感。所以你说我这10 年做了什么,我觉得我最多会说乐在其中,也没怎么变老。”

“我这10 年,我觉得我的生活是更真实了,挺开心的,虽然很辛苦也会有压力,但觉得生活挺美好的,想干什么干什么,也没那么大压力的烦心事。我想把公司做好是肯定的,那种压力有,但那种压力更多的是一种激情,它让你愿意去做好事情,我特别不喜欢和人发生那种莫名其妙的争斗。我希望有简单的人际关系,有简单的商业模式,简单实用的技术。一切都让它简单,但是有效。对,我觉得最大的成功就是做了减法。”

白云峰

Q&A:

你公司的想法给这个世界带来了什么?

白云峰: 这几年我们做了一个核心的事,就是怎么样把新能源结构做得更环保。一方面我们想办法把污染物降到最低,比如说把咱们燃煤,化工,炼钢。产生的废弃物治理好,减少对环境的污染。另一方面就是努力去利用一些新的能源,比如太阳能,风电,生物质,怎么让它们转化,让我们可以储存,可以低成本地利用。

对你来说,创新是什么?

白云峰: 创新不是现成的。因为这个时代的变化,很多技术的应用场景也会发生变化。我的生活乐趣就是把各种明明不搭嘎的事物放到一起,让它们产生新的作用。

过去一年的经历是如何改变你的观点的?

A: 其实做企业是一种冒险,你每一步的研发可能都会遇到困难,你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肯定会存在风险。我觉得中国已经改变了一种发展状态,不会再有那种大的资本注入给你去发展一种模式。越来越多的是要求你要有硬的科技和硬的能力,你没有金刚钻就别干这个事。我这些年很努力地做了一些比较硬的,或者说真正能改变中国能源结构的一些工作, 我很庆幸在“ 碳达峰,碳中和30·60 目标”开启的时候,已经做好了相应的技术准备。那种想要把公司做好的压力更多的是一种激情,让你愿意去把事情做好。这些都让我的生活变得更真实,更简单。

接下来有什么新的事情发生?

A: 新的事情就是未来让大家用上很便宜的新能源。我觉得环保的要求绝对不能说是一个约束性条件。很多人都认为说这是发达国家都发达完了,现在靠这个东西约束我们发展中国家。我觉得不是。我对“3060”的认知是,它会为中国带来很多新的发展机会。

 监制,造型:杨威 / 策划:佟宇 / 摄影:寇 KO / 采访,撰文:晏文静 / 妆发:周玉 / 文字编辑:Richie / 服装编辑:郭琪 / 助理:Mor 寓言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