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露思 | 甜酷绽放

赵露思笑起来像棉花糖般软糯糯甜丝丝,酷起来又能用一个眼神Slay 全场。了解之后你会发现,她远比我们想象的真诚生动,清醒理性,既有酷飒态度,也有可人甜度。她的心底有一座神奇的孤城,里面住着亲近的人,排满了喜欢的东西,她的城里丰富深邃,别有洞天。

赵露思

适合别人的不一定适合我

粉色沙发上,赵露思端坐一头。膝部以上,身着端庄又带点小性感的黑色礼服裙,是正儿八经的冷艳女明星;膝部以下,脱去白袜白棉拖,露出白皙的纤细脚踝,是烟火气十足的邻家女孩。

镜头前,极简的艺术背景下,她帅气,个性,有着直击人心的眼神。当她托腮沉思的时候,故事感有增无减。肩部设计增加性感指数,露出一段好锁骨,B.zero1 项链线条流畅硬朗,下配短靴,气场瞬间拉满。赵露思轻拨头发,露出饱满的苹果肌,前一秒还是扑克脸的朋克少女,后一秒扬起嘴角,变身娇憨的甜心小可爱。

她身上这种多变的时尚驾驭力,让人不由自主地联想到是否与她大学时代就读的服装设计专业相关,不过,她自己却笑说:“我觉得其实也没有太大帮助,我这个人特别喜欢实话实说,因为妈妈喜欢给我搭配衣服,所以我从小到大都对这方面有兴趣,所以才去学的服装设计。而我当演员,其实跟我学服装设计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她的言词恳切,是清醒也是自谦。可实际上,一切和艺术有关的林林总总,都会潜移默化地使人具备一定的美学鉴赏能力,设计思维的激荡更能不断推进创意DNA 的觉醒与可塑性的边界,让人在审美意识的作用下进行各种自觉创造。

赵露思

就像她喜欢镶钻石的珠宝,如一本沉默闪烁的无字之书,见证不同人生仪式感时刻,在流转的时光里总让人感受到永恒的力量,一如莎士比亚笔下所述,“珠宝沉默不语,却比任何语言更能打动人心。”虽然在她心里,“只要是Blingbling 的我都喜欢”,但设计风格和元素也必须与每天的穿搭相得益彰,“珠宝饰品还是要有一些穿搭小心思的感觉”,而且,“我就喜欢白钻,彩钻我不太喜欢”。珠宝是一种态度的表达,更是外柔内刚的女性力量的象征元素,比如说,“日常穿得很素的时候”,就搭配一些宝格丽的简洁时尚款;“出席活动,包括走红毯”,则选比较高奢的款式,温和又璀璨,在光的折射下呈现出摄人心魄的光芒。

了解体会到珠宝设计之美,也能从容换个角度去观察世界,发现生活之美。因此,即使赵露思日常完全不会花时间专门研究衣饰穿搭,“按照每天想穿的来穿就好了,适合别人的也不一定适合我”,但她始终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同时适当地融入当下流行的元素,找到舒服的平衡点。

赵露思

还是要按照我的角度和节奏来

她身上有与生俱来的甜美可爱,也有天蝎座的骄傲和疏离,这是酷的来源。“可是,我觉得我又不甜又不酷。”在被问及“觉得自己的性格是偏向甜多一点还是酷多一点”之时,赵露思笑眯眯地如是总结。她的自我意识够强,但又温和没有攻击性,发现记者好奇和充满探究的眼神时,她还是笑,又慢悠悠地补充道: “其实比较酷,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天蝎了。”

她有天生的敏锐,直觉感强,在处理事情和人际关系方面清醒又理智,始终坚持做自己想要做的,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有能力,也把握得住分寸。出道后的这些年,从《哦!我的皇帝陛下》的洛菲菲,《青囊传》的叶云裳,《天雷一部之春花秋月》的春花,《三千鸦杀》的覃川到《传闻中的陈芊芊》的陈芊芊,《我,喜欢你》的顾胜男,《长歌行》的李乐嫣,赵露思一步一个脚印在角色中潜心努力,磨炼演技,将白纸黑字存在于纸上的人物有血有肉地填充起来。是2020 年吧,当爆笑又反套路的“陈芊芊”出圈之后,面对持续提升的关注度,赵露思并没有飘飘然,反而对自己做了一次深入剖析, 不断自省,“突然觉得自己要考虑到底处于一个什么样的阶段,想要做什么样的事儿,以后的路要怎么走。”

赵露思

喧哗之中,她发现自己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还是要按照我的角度和节奏来,就是做自己,这是我2020 年考虑过最深刻的事情。”偶像剧也好,甜宠剧也罢,戏里戏外,她都是那个不依附于男性,也不傻白甜,有自我独立思考能力的女主。也许正是这种在专业领域找到自己独特定位的出色能力,让她被越来越多的人看见,机会纷至沓来,“以前特别想演一些不同的角色的时候,反而只能接到一种角色类型的戏,但现在只想着演好一类角色也不错的时候,反而各种各样的角色都找过来。”近日,讲述一家祖孙三代女性在居委会奋斗故事的现实主义题材剧集《胡同》刚刚杀青,从解放初期参与抓特务,一直到改革开放后帮助社会青年再就业,这个多年来操碎了心的居委会主任田枣,让众多关注赵露思的观众十分期待。

一切的成长和改变都需要时间,对于赵露思而言,凡事但求尽力而为,她只是简单地希望每一部戏要比前一部戏演得更好,“这样粉丝和观众就能看到我在进步。”但未来既非人力所及,挫折亦无可避免,她不会始终停留在一处死磕,转换赛道重新再来也没什么不好,“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自身能力没有办法完成,自己也觉得怎么努力都差点意思的时候,我可能就不会做(演戏)了。任何一件事情对于我来说,都不会去较真。”高山稳重而不迁,流水恒达而变通,取舍之间,全在个人喜好。

赵露思

我现在心理年龄起码45岁左右,哈哈

这种通透豁达与思考的敏感度,来自于儿时父母潜移默化的言传身教。“我从小到大一直还挺乐观的,爸爸妈妈会觉得任何事情做得好就去做,做不好就算了,不会给我多大的压力,或者非得让我去钻牛角尖。”

这些年,赵露思就这样缓慢地矫正,柔软地自愈,敞亮地盛开。她也开始慢慢体会到各种特长培养所带来的附加价值,综合素质的提高带来的好处往往超过特长本身——学习跳舞,人更挺拔了,体态优美了;学习古筝,感受细腻了,节奏点把握更好了;学习服装设计,审美提升了,想象力丰富了。各种自信以及向善向美的意念都有了扎根的土壤,美好的世界在春风里舒展。

她身上还有着天真的孩子气,明朗可爱,虽然她自己似乎不是这么认为的,“大家觉得我可能挺古灵精怪的,其实我很沉稳。我现在心理年龄起码45 岁左右,哈哈!”比方说,《长歌行》中的小哭包乐嫣,“跟我就完全不一样,她太爱哭了,我很不爱哭。”于是笔者忍不住问她,还记得自己上一次哭是什么时候吗?她的睫毛忽扇一下,开始大笑:“昨天。因为压力太大,哈哈哈,好打脸!”

当生活被密不透风的行程填满。失去的能量该如何填补?她的自我治愈能力便在此时体现,遇到问题,允许自己难过一阵子,不压抑情绪才能更好地处理情绪,并让自己发现之前遗落的小细节,启发新的思考。如此带着真性情生活,不掩饰自己的喜怒哀乐,足够真诚而有趣。

她也善于发现生活中的小确幸,会不时撷取生活中一些逗趣温馨的小情节,将这些让人会心一笑的时刻称作“糖”。说到这里,赵露思解锁手机,找出刚刚看过的一段剧集中的甜蜜片段,“两个人可能就是坐在那里互相看着,撑着手聊天,就会让我觉得甜。小时候,看两个人做了一些实际性的甜蜜举动,如牵手,Kiss了,会觉得好甜,但现在,看两个人坐在那儿安静地聊天,我也会觉得很甜。”这种在她眼里自带粉色泡泡的亲密和安全感,就像顾城在诗里写的,“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而她向往的爱情,也是“男强女强,双向奔赴”的爱情,可以互为后盾,一起去对抗尘世中的千军万马,“是比较没有压力,比较自在的一种感觉”。

沟通中你会发现,赵露思的反应既有百转与千回,也有直接和热烈。包裹在外的是不同的诠释,但内核都是一颗真挚的心。因此,她不介意跟你聊自己偶尔的脆弱,也不介意和你分享自己的心动瞬间,因为她觉得这都是人生中经历过的宝贵财富。

时而性感神秘,时而冷静疏离;时而高傲热烈,时而胆怯克制;表面波澜不惊,内心暗潮涌动。这般处事既游刃有余又保有天真的“甜酷女孩”赵露思,远比我们想象的真诚生动,清醒理性。说到底,在她心里,“酷女孩”就是那种“不管外界怎么样,始终按照自己的节奏在走,一直都遵循自己内心的想法”的女孩。

赵露思

Q&A:

大家对你前段时间进入《胡同》剧组觉得很惊喜,这部剧哪些地方特别吸引你?

赵露思:第一因为它是一部正剧,然后我从小就很喜欢看央视这样的正剧,像《亮剑》《我的父亲母亲》这样的,就觉得也是实现了一个童年梦想吧。

故事发生在我们这代人都不太熟悉的20世纪50年代,你是怎么揣摩这个角色的?你觉得跟自己的性格重合度有多少?

赵露思:因为这个角色是个北京大妞,首先我得先学北京话,然后跟其他拍过很多这样的年代戏的老师们聊聊天,探讨一下。她大概和我有50%(性格重合度)吧,有一部分还是很接近的。

你对田枣这个角色的表现是一开始就很笃定的,还是不断摸索出来的?

赵露思:大概进组第二天就找到感觉了。因为导演夸我了,哈哈哈!导演可能也是客套一下,反正我信了。有时候拍完一场戏之后,就会听到对讲机里面导演说:“好,特别好!一条过!来,下一场!”这种时候就会觉得,真爽!对于演员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自信,有自信就是什么角色都可以去尝试。

你说自己凡事都不会太较真,但看刚才我们分享的这些细节,其实你在工作中还是很有要求的啊。

赵露思:对。因为现在可能这件事情不完全是我自己的事情,会带着很多人的期望,也有那么多工作人员在一起努力。如果是我自己的事儿,像小时候学古筝之类的,就还挺顺其自然的。

生活中我们都想做自己,但也常常需要在考虑他人感受方面做平衡,一般情况下,你会怎么把握这个度?

赵露思:可能在我当下认为是对的事情的时候,就会非常坚持自己的想法;当有更专业的人来告诉我该怎么做的时候,我就会相信TA的想法。

有没有什么私服或珠宝搭配心得可以分享给大家?

赵露思:我日常也会选择珠宝来增加整体穿搭的造型感,比如珠宝叠戴是可以轻松Get时髦感的小技巧。不过要学会搭配减法,把重点放在一种品类的珠宝叠搭上就可以非常出彩了。

很累或者心情不好的时候,通常做什么你会比较容易开心起来?

赵露思:在网上买买东西就能改善我的心情,买什么其实真的不重要,只要做任何一件能让你缓解情绪的事情就很好。

监制:田翊 / 编辑:王和望舒 / 摄影:邵迪 / 化妆:Nana / 发型:Luck / 文:黎燕燕 / 美甲:粒子 / 助理:张书语,初瑞琪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