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霓 | 舞出“ 即兴”

2020 年12 月,在BAZAAR Jewelry极品珠宝夜宴的舞台上,呈现了国内首部沉浸式戏剧Sleep No More,丰富的肢体语言与强烈的情感表达让在场观众沉浸其中。由此,申霓进入我们的视野。她是音乐剧《杜拉拉升职记》中性格直率的Rose,是《爱上邓丽君》里爽朗迷人的Lisa 老师。当随性而为成为生活指南,舞台与聚光灯拦不住她恣意的舞步,历经舞蹈,音乐剧,戏剧,编导多重领域的转换,拥有多重身份的申霓更愿意称自己为一名“综合表演者”。

申霓

我们的拍摄地在上海,这是这几年申霓的居住地。谈不上多爱这座城市,但这是她表演的主场。排练厅的有限空间里始终有演员在,挪不出空隙给我们用,“我想换个简单的地方,要不进影棚吧!”申霓的话很少,但话少的人说出来的话显得更加掷地有声。

在上海影棚的拍摄现场,摄影师一如往日在与被拍摄者进行前期沟通,她试图通过交流调动起镜头里的这个人最佳的状态。电脑显示器上的图不断变换着,申霓在镜头前恣意地舞着。可是一个空当,全场的声音戛然而止,只留下悬在空中的尾音和相机快门发出的咔咔声响。这段过长的静默起初并未被留意,是旁观的工作人员中有一人发现了什么,一阵私语从一点传至整个人群,有人悄悄叫停了音乐,随之而来的是全场陷入寂静。

让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的是一滴眼泪。申霓在影棚中央闭上双眼,任由即兴而来的情绪从心底产生,逐渐蔓延。

申霓

角色串联起舞者之路

一场精彩的舞台剧的诞生要经历哪些过程?从召集演员朗读剧本,到排练厅里角色走位,舞蹈以段落为单位集中排练,配合灯光舞美的设计进行联排,待到最终搬上舞台合成一出完整的剧目,已经是几个月之后的事情了,这是申霓讲述的属于她的生活方式。她的世界里工作的周期不按周,月来计算,而是走入一场戏,待到走出时或许一个季节已经过去。“时间处于无规律的状态,一部剧与下一部剧之间可能间隔两天,也可能是半年,唯一的定数是我总在寻找适合自己的角色。”

申霓的演艺人生是由一个个角色串联而成的,从5 岁便开始学习舞蹈的她,出于对舞蹈的喜爱,顺理成章地走上专业“习舞”的道路,早在大学期间舞台对申霓而言有着强烈的吸引力,参与导演张继刚编导的反映山西晋商题材的舞剧《一把酸枣》的演出,让她领略到舞台带给她的兴奋感,现在回忆起早年专注跳舞的岁月,大把的时间都是在舞台上消磨的。

申霓

如果说舞蹈是申霓踏上舞台的起因,那么音乐剧的出现让她真正找到自我。2010 年从中国艺术研究院走出校门的她,遇到了音乐剧《电影之歌》的演员招募,招募信息中舞者的角色令刚获得舞蹈学硕士学位的申霓心动不已。自那时起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剧组中的声乐指导都是与申霓来往最密切的人。2012 年对申霓而言发生了一件值得纪念的事,在音乐剧《杜拉拉升职记》的剧组排练中,原本饰演Rose一角的音乐剧演员因时间问题无法出演,让原本出演舞者的申霓收获第一次音乐剧主演的角色。“里面有很多唱段,对于没有声乐基本功的我是很困难的,但好在我有天赋也愿意努力。”不同于从小养成的舞蹈功底,声乐的训练成为完善角色必须攻克的难关,每天在排练厅和声乐老师训练,塑造出舞台上个性鲜明,人物丰满的Rose。“我最不擅长的戏是小清新,可爱的角色,我喜欢经历大起大落,有寓意,鲜活而深刻的人物。”面对众多的剧本与故事,申霓每一次挑选都是在等待符合自己的角色,而陪伴每一出戏幕前幕后付出心血的她在不知不觉间也因角色发生变化,“与角色的共性让我看到自己身上的特质。”

松散而自由是这位文艺工作者的生活常态,申霓说她从未给自己的人生做出规划,她笑称与友人的约会自己总是姗姗来迟的那位。“我是最不像处女座的处女座,如果非说有什么洁癖的话,我的洁癖都体现在工作上。”对生活细节大条的她,却常在工作中因计较细节而受到同事的“抱怨”,也正是她对专业问题严苛的态度令她从未错失过重要的机会与角色。

申霓

舞台的迷人之处在于无尽的变数

舞台对于申霓的最大吸引力,在于当灯光暗下大幕缓缓拉开时,台上充满无尽变数。就像世上没有两个完全相同的苹果,同样不会有两次完全相同的演出,哪怕排练再多遍,一个动作,一句台词或是一个眼神交流的微小改变依旧会发生,而这恰是申霓眼里舞台的魅力所在。

想来,2016 年申霓与沉浸式戏剧的相遇似乎不算是意外,更像是一次不期而遇。

改编自莎士比亚经典悲剧《麦克白》的沉浸式戏剧《不眠之夜》(Sleep NoMore),原剧目在纽约成功上演9 年,在2016 年进入上海,申霓作为《不眠之夜》的一员走进了这段发生在麦金侬酒店的奇妙故事。机遇与挑战向来并道而行,与传统戏剧舞台截然不同的演出形式,让申霓再一次进入高强度的学习模式,多年积累的舞台经验在这时成为需要放下的包袱,“我在表演上有非常大的改动,在传统剧场演出我的内心想着的是要尽全力放大表演,出演《不眠之夜》让我的观念发生了改变,因为观众离得非常近,我的表演一直在克制再克制。”

自此申霓开启表演的新阶段,在传统的戏剧中从入戏到出戏最长不会超过两年,而走进《不眠之夜》的戏中,申霓一入便是4 年时间。4 年如一日的排练,表演,研读角色,消化剧本,习惯了持续输出的外放式表演的她,感受到克制与内敛承载的力量,“沉浸式戏剧的表演不完全在舞台上,也不完全在电影镜头里,虽然很接近电影特写的概念,我们要把很多经验和元素融合起来,既要有剧场感又要呈现出有呼吸的表演,这是一次不小的挑战。”每天不重复的演出角色,时常变换的对手演员,往来不绝的观看者与实时变化的互动状况,沉浸式戏剧让“即兴”二字在申霓的表演中尽情展现,表演空间的流动性让她领略到打破固定程式的肆意,触碰戏剧边界的演出形式缓慢催生出申霓心底的自由表达法。

申霓

如今在上海的麦金侬酒店,每天都有观众怀揣着陌生与新鲜感从《不眠之夜》的戏中走进又走出。当观众一脚踏入戏剧的空间时,便成为故事的一部分,环境场景搭配灯光的铺垫,让置于其中的每一扇门,每一堵墙,每一个灯盏,每一束鲜花都成为将观众拉入戏剧世界的重要元素,申霓和同伴们的演绎,给无数到场的观众崭新的戏剧体验,“它是一种与观众之间没有屏障的戏剧类型,打破演员和观众之间的第四堵墙,传统观众仰视舞台,沉浸式意在体现无距离,观众与表演者共同生活在戏剧里。”

从舞者,音乐剧演员到沉浸式戏剧表演者,这里是终点还是起点成为申霓面对的选题,好在一路走来申霓从不缺乏从头再来的勇气。谈到未来,申霓的答案保持了她“即兴”的一贯特征,“我想在未来做一些综合元素形式的戏剧,或者是环境戏剧或者是剧场都可以,等我找到非常想将它搬上舞台的故事时,我可能会以导演的身份来完成这件事。”

卸下心中的条条框框,未来的路自然会变得宽广,“我没有定位自己是一个舞者或音乐剧演员,我定位自己为综合能力很强的表演者。”诚然,不被轻易定义的人生才会有更加多姿多彩的可能。

申霓

Q&A:

让你印象深刻的角色有哪个?

申霓:《爱上邓丽君》的Lisa老师对我来说是一个转变,之前的音乐剧角色都是舞者,这部剧是我第一次演其他类型的角色,这部音乐剧包含邓丽君经典歌曲的串联,当年获得很高的综合分数。我出演的Lisa是整部戏剧的调味品,她拥有很戏剧化很夸张自大的性格,这是一个十分符合我本人的角色,日常生活中有时我很Drama的,喜欢插科打诨的时候特别多。

在沉浸式戏剧《不眠之夜》的4年中给你带来了哪些改变?

申霓:《不眠之夜》里的我像一块海绵,吸收到各种各样的色彩与养分。这里的演员都是来自各个国家的优秀表演者,每个人身上都能看到不一样的能量,能让我听到看到很多不一样的戏剧表达。视野更开阔是一定的,在这过程中我意识到美不是单一的而是多元的,不是芭蕾舞,古典舞就是美;丑陋的,撕裂的,对立的同样有创造美的可能,艺术的表达从来不是一种形式。这样的转变不是某一个时间点发生的,是潜移默化的过程。此外,沉浸式戏剧的表演经验让我重新理解演员和观众之间的关系,演员需要学会如何管理观众,因为不同于传统舞台观众坐于台下,在这里观众就在你的身后。

沉浸式戏剧在中国还算是先锋式的艺术形式,作为作品的创作者和参与者,你心中的Art is是什么?

申霓:尽管沉浸式戏剧在中国的出现晚于西方,但近几年中国有很多沉浸式戏剧发展起来了,前两年王潮歌导演的作品《又见平遥》就是借鉴了浸入式的表演形式,我始终认为能尝试,发展就是好的,未来有更加广阔的平台和机会等待被发现,就像2020年BAZAAR Jewelry设计师展和夜宴的主题“Art is...”,开放式的主题给先锋的艺术形式更多的舞台展现自己,让我们呈现出打破格局的艺术舞台。

编辑:尹璐 / 摄影:郭航 / 采访:俪邺,杨柳 / 文:徐丛姗,俪邺 / 化妆:张苇茜 / 协助:杨柳,徐丛姗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