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文 | 通往自由之路

与5 年前的曲筱绡不同,这一次,王子文靠“成为自己”火出了圈儿。她不再扮演别人,人们喜欢的不再是想象中,角色中的她,而是抛开身份,职业,作为人类个体一分子的王子文,勇敢做自己的王子文。

王子文

不凑合 不妥协

采访前一天,王子文刚结束脱口秀节目《听姐说》最后一期的录制。从效果来看,还不错。她继续向自己“开刀”,身高,绯闻,价值观。不遮掩,够大方,是个一路加分的过程。

她自己却觉得:这事儿,草率了。“起初以为是个女性说话的平台,上去说一些有趣的观点,女人们沟通,本来是想让大家更了解女性的想法。”去了才发现这本质上是个脱口秀节目。

“脱口秀是要让人笑的,要大胆,要能击中痛点。而且一个专业的脱口秀演员是要花好几年去培养的,即便是职业工作者,要完成一场精彩的表演也要花很长时间打磨稿子,跑很多小场地边演边改。而我们只有十几二十天去完成写稿,顺稿,表演的全过程,常常最后两三天顺完终稿,接着上台面对几百人的大场地,还要在线上展示给全国观众。”

“这就像让一个不是演员的人,花一星期写一出话剧在全国观众面前表演一样。粉丝和要求没那么高的观众会宽容你是跨界来的,差不多就行。但我自己觉得完成度是非常不太够的,因此整个过程很难受。”

排到手上的事情,没办法完成到最好——她对此有自己的懊恼。一件事有一件事的意义——她对此有自己的坚持。

精神世界里的王子文是追求极致的。就像综艺《怦然再心动》中,她会改变节目组一次安排多个接触对象的规则,坚持一个一个来,并且不凑合不妥协,“他们都不足以带来心跳的感觉。”

等到对的那个来了,她也没有忐忑没有退避,反而一开始就敞敞亮亮让对方了解自己的情况。不假装乖女孩,不扮演完美,潇洒,利落,是她很成熟很勇敢的恋爱观。

王子文

Q&A:

你怎么理解女性独立?

王子文:为什么说女性独立?为什么不聊男性独立呢?这个词本身就是种偏见。我觉得独立如果不建立在经济独立或者社会意识形态下的人格上的独立的话,那就不要聊女性独立。人格独立,经济独立,思想独立都是重要的,对大部分人来说,独立的基础是经济独立,人格和思想的独立要有意识地去完善。

自由是你追求的吗?

王子文:我相信没有人会不在乎自由,追求自由是人类的本能。

王子文

控制情绪

王子文曾在节目中讲过一个小时候的故事,爸爸再婚后妻子怀孕了,问她想不想要个弟弟。小小的她控制住内心的酸涩,笑着说:“我太高兴了。”这可能是她最早关于情绪控制的记忆。

人要走向成熟强大,情绪是必须要打倒的敌人。她其实是个急脾气,很容易起情绪,不是风轻云淡的性格。但不会失控,因为有个信念:啥事儿解决不了啊?

“面对一个事情以及由它构成的事件,你的第一反应不应是走情绪,而是怎么解决这个事。当你已经开始把你的思维放在解决问题的状态时,我相信你的情绪会保持一定的冷静。否则你会丧失处理事情的能力。”

冷静,可能是她的另一个特质。真人秀或采访现场,都能感觉到她身上有一股定住的劲儿。那是一种非常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并且非常笃定要维护自己需求的力量。不轻易附和,不跟着别人的规则走,不多解释,不刻意拉近距离。

她是自成体系且自信的,相信自己的经验和判断。这样的人会生出一股不容易被侵犯,不容易被忽悠,不容易被打倒的气场。因为她呈现出的是为自己负责的勇气,她没有依赖和把心寄托到外界,她对你无所求,因而你找不到进攻的突破口。

一个人放弃向外求,转而进入自己,成为自己的英雄时,也就走出了一条漂亮的“侠客行”之路。

王子文的姿态是漂亮的,不只观众,粉丝觉得她有个性,圈内人也都清楚她“不是个容易被搞定的女孩子”。《怦然再心动》开播伊始,几个姐姐讨论:不知道什么样的人能入她的法眼。

单从外貌来看,她很容易被贴上“弱女子”标签。但王子文通身上下让人找不到半个“弱”字,从没见她哭哭啼啼展示被欺负,被伤害的一面。岁月赠她几多坎坷,她却一笑而过不叫屈,强得很。

她的强,是很硬很决绝的那种强。她像只身手敏捷的小鹿,像崖壁上开出的小花,像一泓清溪,很灵,很脆。

王子文

Q&A:

你有什么快速消解情绪的方法?

王子文:我情绪的出口就是哭,难过地哭。我的压力出口就是睡觉,身体会自然反应开始犯困,睡醒之后事情就解决一半了。

你有什么珠宝搭配的秘诀吗?

王子文:我非常喜欢一件多戴,用叠戴的方式让同一件珠宝呈现不同风格。比如Fred有一款叠戴手链,就是我的心头好。

王子文

极致投入

演员这个职业,是老天爷赏饭吃,有天赋就有的玩儿,没天赋白扯。谈到对自己天赋的认知,“不能说没有,但也说不上极高。否则怎么演了10 年戏才出来一个曲筱绡呢?不是那些戏不好,是我演得还差点火候,这毋庸置疑。”

扎起心来,王子文对自己从不手软。她直白得很:除了天赋,就是投入。演员最大的努力就是真正地全心地投入到你的工作里,把你自己交给角色,交给导演。当你对自己毫无保留的时候,在你具备一定的能力和天赋的条件下,你必然是会绽放的。

“可是投入这两个字是非常难做到的,因为你要放弃自己,放弃你的一切。生活中的很多东西都会干扰你此时此刻的投入,比如你想着一会儿吃个饭吧,不行,连你吃饭的时候都要在那个角色里。可见这几个月你有多么煎熬。

这种消耗不是熬几个夜,多工作几个小时所能比较的,这种煎熬和能量的消耗巨大。对于一个人来说,几个月都要在这种状态下,是疯狂的。”电影《她杀》和《温柔壳》便是两次备受折磨的极致投入。这种时刻,她作为职业演员的敏感与脆弱便展现出来了。这次拍片现场,王子文同样贡献了这种投入。

她会敏锐地探知现场音乐和自己感受的契合度,几次调换不对口味,最后用了自己的音乐。她会严格在意形象的完美程度,因为发型和帽子的匹配度对镜反复调整细节。样样精确后,迅速出片。

多工种配合的工作往往容易让人疲乏,在“好好好”中敷衍了事,或者可能被迫接受一个不那么满意的成果。王子文这种源头上的不恍惚,似乎是提高效率保证质量的更好办法。

人如果能够有意识地训练自己养成这样的处世姿态,应该能够让生活减少一些浑浊不堪。极致投入原本就是辛苦的,是抛却了表面形式的本质主义。践行再践行,生活可能才会有点不一样。

Q&A:

你有没有非常钟情的珠宝风格?不同季节会选择不同风格的珠宝吗?在夏天有什么推荐的珠宝类型或者搭配Tips?

王子文:我比较喜欢极简的设计,能表达出独立个性美的那种感觉。风格选择会因为季节而变化,因为不同的季节服饰差异会很大。夏天的话,推荐大家小巧的款式吧,会很精致。

王子文

弹性的智慧

王子文做事追求极致,做人却是松弛的。生活远比想象复杂,得认怂。“有时候你会发现,你的原则,底线可能都会有被打破的时候。你以为你绝对不能接受欺骗,撒谎这种事,但在一个特殊的状态下可能你就接受了。所以成长是个越来越包容的形态,会让你看明白很多事情。”

年少时以为强撑着才是勇士,渐渐长大发现,认怂后找到自己的位置也不失为一种巧妙的迂回前进。王子文身上,有这种智慧。

首先是不搞破坏式打法。演员是个被动的职业,被动是常态。但结果往往首先是由这个被动者在承担。指望他人为了你的利益主动让步是不现实的,立场差异是常态,矛盾是常态。要争取,要沟通。沟通的要诀是:清楚表达自己,清楚表达你想表达的部分。

那就还是要回到情绪,要先放下发泄的欲望,放下对立与怀疑。表达自己,倾听对方,照顾对方的需求,求同存异,寻找方案,尽量共赢。不追求那么多非黑即白。局面没那么理想时,也尽最大努力完成自己这部分。不执着,不苛求,也就不存在那么多和解的必要。

你很难在王子文这里听到“必须怎样”“我一定要”这样的话,有些事她的确还是有自己的坚持,但与更早前相比,岁月早已磨砺了她。不凑合,不妥协,有个性,当然也不必事事较真。

“我不是一个事业心那么强的人,如果可以不工作就能好好享受生活,谁愿意那么辛苦呢?只是刚好表演这份工作是我所爱,那就把它做好。”

什么是你奋斗的原动力?“奋斗给了我足够的安全感。”

王子文是个难得的真诚坦荡的人,不喊口号,也不来“假大空”。“常常焦虑,很有压力。什么时候可以放松?大概要有足够的观众基础,当你很长时间不出现观众也会记得你时,才可以放松一下吧。”

女性独立和男性独立的前提一样,首先是要经济独立。

有了这个,再去追求人格独立,精神独立。为了独立,她始终在奋斗着。而独立的终极目标,是自由。“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采访临近尾声,王子文唱起了歌。

她很坦荡地活出了这个时代独立女性的一种典范,却不以为意。一个坦率潇洒的现代女性,大步流星,敢想敢爱。真是漂亮!

Q&A:

去海边度假也会准备珠宝来搭配造型吗?海边度假有什么凹造型的配饰推荐?

王子文:海边可以选择夸张一点的度假风大耳环,加上大大的草帽,墨镜,会很时髦。墨镜也可以选择浅色系,比如浅驼色,白色镜框之类的,能让人眼前一亮。

关于夏天,你想到的最快乐的画面是什么?

王子文:自由潜。我游泳不厉害,但潜水和游泳是两个不同的项目。可以跟信任的人一起去,也可以自己去,根据自己的状态安全潜水就好。其实冲浪什么的我也很想尝试,但是我没有时间。

监制:田翊 / 编辑,造型:王和望舒 / 摄影:韦来 / 化妆,发型:龙跃文 / 采访,文:月季 / 助理:张毓,张冰如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