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莹 | 永远做趋势的引领者 而非迎合者

2013年,戴莹开始组建爱奇艺自制剧部,打造“超级网剧”概念;2015年,她主导构建“爱奇艺文学版权库”;直到2020年,流量口碑双爆的“迷雾剧场”成为业界现象级产品,戴莹和团队蓄势七年,交出一份耀眼的成绩单。作为爱奇艺高级副总裁和自制剧开发中心负责人,戴莹坚信,永远要做趋势的引领者,而非迎合者。而扎实积累的专业度和严密审慎的思维逻辑,则构成了探索未知和领先于趋势的“底气”。

戴莹

爱奇艺青春中心浩瀚的办公区,戴莹的办公室位于侧边,面积不大,装饰也不豪华,但充满生活气息,桌面摆放各种日常用品,一台造型充满科技感的黑胶唱片机相当醒目,唱针下压着一张《沉默的真相》特别版黑胶原声大碟—这部网剧的豆瓣评分高达9.2,为2020 年评分最高的中国大陆剧集,紧随其后的是8.9 分的《隐秘的角落》。

这两部牢牢占据2020 年中国大陆流量和口碑头部的网剧,均出自爱奇艺自制剧系列“迷雾剧场”。自2013 年开始组建爱奇艺自制剧部,七年间,戴莹带团队交出漂亮的成绩单,爱奇艺自制剧和“迷雾剧场”成为行业内的标杆。

“探索的乐趣在于不断解决问题”

虽然身为爱奇艺高级副总裁和自制剧开发中心负责人,戴莹却完全不似“穿Prada的女王”那般威严。一进办公室,她立即站起身迎过来,笑容可掬,眉眼弯弯,露出皓白的牙,第一时间打破初见的陌生感—她深谙亲和力在这个行业里是件社交利器。采访前她刚结束一个会议,依旧神采奕奕,身着剪裁利索的Christian Dior白底灰印花运动款上衣,手腕露出一只简单的薄圆盘机械表,层次感分明的偏分中短发,衬得整个人清爽干练。

话题就从去年现象级的“迷雾剧场”聊起。

“其实2017 年底我们就开始策划‘迷雾剧场’的雏形,那时没有这个名字,也没明确播出样态,我们就是安静地挑选符合我们需求的短剧集,陆续把它们生产出来。”戴莹如今说得一带而过,但其实从选故事,到定班底,再到制作成型,每一步都伴随着无数次头脑风暴,一个个并不简单的抉择,以及大量精力的投入。

2017 年开启“迷雾剧场”雏形的作品是《无证之罪》,原著作者紫金陈。这是爱奇艺首次探索12 集悬疑类型短剧,并采用年轻导演,大牌实力演员与当红偶像演员结合的班底。在当时国内影视剧市场环境下,这般挑战可谓困难重重:作品品控,说服演员,短剧招商,如三座大山,难度依次递增。

但在习惯了“引领”而不是“跟随”的戴莹看来,这样的探索是箭在弦上。“首先这几年用户已经越来越没耐心了,一是长视频内容让用户产生了审美疲劳,现在用户可以通过丰富的途径看到全球同步的美剧,日剧,韩剧和英剧,这些剧集往往很抓人;二是大家的时间碎片化了,一天24 小时,你可能打游戏花掉一个小时,看短视频花掉一个小时,什么样的长视频能让你产生强动力去追看?剧集本身的品质是非常重要的。而且用户审美也在进步,视野很开阔。有时我跟业内朋友聊天,发现很多内容创作者基础阅片量可能都没我们的用户多,那你怎么去引领呢?”

戴莹语速不紧不慢,但每句都清晰到位—这是长期养成的沟通效率最大化的习惯。

在行业里摸爬滚打十几年,每天都有大大小小的问题随时冒出来亟待解决,她早已形成“出现问题- 想办法解决”的思维模式。

品控问题最好解决。“我们自制剧做得早,爆款效应是在2013年我们投入生产后开始陆续呈现的,比如我们从《心理罪》《河神》开始就做了大量类型化影片的积累,爱奇艺有很多忠实用户,我们对类型的创作也积累了大量经验。”这些经验让戴莹有信心在作品品控上对年轻导演提供专业的建议和帮助。

相比之下,说服知名实力演员和偶像演员甚至“电影咖”来出演短剧,更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短剧片酬有限,“我们的导演编剧团队前期花了大量时间创作,最后拿出一个好剧本。没想到演员都如此痛快,包括凡哥(廖凡)也是,其实我们很难想象他这种‘电影咖’,平时也不社交,也没那么爱名爱钱,到底会不会来。他看完剧本竟然非常喜欢,说‘这个剧本我愿意来,新人导演也没问题’。所以很开心,觉得前期基础搭好了,很多事水到渠成。”

而招商,只能一次次勤勤恳恳与客户洽谈,没有捷径。“短剧的瓶颈就在于播出周期短,基本两到三周就播完了。对这种样态客户会观望,当他们觉得你播爆了,周期也不够了,所以整个生产逻辑包括投资逻辑,好的循环很难形成。我很感谢第一批相信我们的客户,他们都是很勇敢的人,因为这是个未知,新鲜的东西,但他们给了我们非常大的支持。”戴莹语气里是由衷的感激。

《无证之罪》作为大胆的试验品获得了成功,并积攒了大量经验和方法论。2020 年,随着一系列短剧制作完成,以“剧场”形式呈现的想法浮出水面。“去年初我们开始制定核心策略,根据出来的产品确定明确的调性:它是谁,面向什么人群,又去跟公司各大策略部门商量排播策略,就有了‘迷雾剧场’。”

“我们想做剧场,一个重要原因是剧场的单部剧一旦成功,形成头部效应,剧场就成功了,然后剧场再带动新的单剧,会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事实证明,她的目标实现了。

戴莹

“要做引领者而非跟随者”

戴莹一直是敢于抢先吃螃蟹的人。

她是美术专业出身。“我有个堂姐以前在央视做大型晚会总导演,我大学没毕业就跟她在台里实习,当时做了很多大型晚会。她在电影学院学导演专业,基础美学也很好,很多歌手找她拍MTV,我就跟她去拍,当副导演助理,什么都做,后来又跟她到电影剧组去学习。”在影视制作领域,戴莹很早便在剧组扎扎实实历练过。

“随着成长,我跟堂姐说,我要出去独立一下,我不知道是你的光环在,还是自己真的还不错,就跟她闹掰了。她不同意我走,但我坚决要走,就这样变相地换了个职业。”当时正好雅虎中国冠名了一档节目叫《娱乐任我行》,需要一个懂一些市场和影视制作的人去对接,戴莹就去做了几年marketing。之后爱奇艺成立,她又毅然跳到爱奇艺—因为内容生产,影视行业仍是她心中特别想从事的事业。

时至今日,“进入爱奇艺”仍被戴莹视为职业经历里至关重要的一个选择。

丰富的经历促使她形成了跨学科的思维方式。“如果是单一项目的内容制片人,宏观格局和对于整个产品的构建,可能不会这么强。因为我学美术出身,对于比方说视觉的逻辑有一个很好的基础;我也做过marketing,对于一个品牌怎么去推向市场也有比较好的认知;我很早在剧组里也当过场记,统筹,是从基层学习做过的,这些经历会帮助我今天做这些产品时有一个整套的思维。”

2013 年她开始组建爱奇艺自制剧部,打造“超级网剧”概念,并于2015 年开始构建“爱奇艺文学版权库”—每一步她都力求走在趋势前端。“其实这也是爱奇艺的基因,你看每年无论是综艺还是剧,我们都在寻求做一个最创新的产品,《奇葩说》也好,《乐队的夏天》也好,都是创新,也都成功了。当然公司的这个基因允许我们有试错空间,允许有一个培养的阶段。”

在她眼中,做内容重要的是引领而非迎合。“迎合看到的只是数据。现在流行什么样的剧,你迎合它去做,但真正等你做出来可能是两年后了,两年后的市场是否还需要这个题材?不一定了。”

“所以当我们知道了现在大家喜欢这一类内容,再看到一些基础数据,下一步要寻求突破,要去做迭代。比如古装类型,现在有这样的强需求,我在市场很饱和,已经有很多作品的情况下,要找到下一个突破口:古装类型里什么样的人设和故事,可能是用户没见过的?我们要做的是这个工作。”

所以戴莹乐于,勇于也善于给年轻创作者更多机会。她从不迷信所谓的“大腕儿导演”和“大牌团队”,更愿意挖掘有实力的年轻导演。“年轻导演的好处就在于对创作充满激情,因为他没有机会,所以苦等一个机会,当有一个机会时,他会投入全部精力和热情,去做好这个项目。首先热情的部分我们不用担心了,剩下的是要找寻技术和审美跟你一致的人,这是很关键的。”

“新导演会欠缺经验,可能什么都想要,时间周期和成本控制相对弱。”戴莹的解决方式是用成熟的制作团队来协助年轻导演,降低项目风险性。“一定要在专业的基础上去创新,会有一定试错成本,但你只要有专业判断,大败的概率会很低。一定要给创新一些机会,因为它可能会给你特别大的惊喜。”

她认为,这是年轻创作者们最该抓住的时代。资本的过度狂热,市场的无序混乱逐渐消退,用户自身的进化,平台积累下来的经验方法,都给优秀的内容和创作者留下了更好的空间。

“现在市场的状况就是:如果不专业,你很难在这个市场存活。活下来的都是专业团队,只能靠吃这碗饭挣钱的团队,其实对我们来说,又走向了一个特别好的阶段。”

戴莹

Q&A:

你似乎很注重在前期花很多时间和心思去搭建框架,平时做事情也都是这样的思维吗?

这个还挺有趣的。其实我们都算文科生,但我的老板龚宇先生特别理科生,这些年跟他学习到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逻辑思维。比如我给他写一个邮件,跟他汇报一个事情,他不要求我一定按照他说的去做,可以跟他有反对意见,但我一定要把我的逻辑清晰地告诉他,这点非常关键。这造就了我的思维习惯,就是当我要去做任何一个事情,大的逻辑思维和条理性非常重要。

你怎么理解“智美女性”?

我觉得能把自己过出幸福感,就是智美女性。智慧和美丽其实不在于你今天是否有多么成功的社会地位,也不在于你外表看上去多么美丽,而在于你无论身处什么样的环境,都能保持乐观的心,脸上都能洋溢出幸福的笑容,我是非常羡慕这种人的。

我们自己表面上看是成功女性,有着还不错的职位和生活品质,但真正留给自己的时间可能并不多,或者真正在一年里能感受到的幸福感也不多,很多时候是在非常忙碌中度过的。所以每年不管怎样,我都会给自己时间真的去放松一下,因为出去也是一个学习和吸收的过程,可以看一些展览,看更多电影,艺术的熏陶和“看到更多东西”都会对自己从事的工作有帮助。

你觉得自己工作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

养家糊口,以及实现自我价值。我觉得后者很重要,尤其是女性,有一个独立的事业和收入来源,再去面对生活里各种困境和问题,才会有比较从容的状态。我不是特别虚荣的人,不太在乎今天一定要吃成什么样,过成什么样,更多层面上是希望在职业里能得到别人的认可和尊重,实现某种意义上的自我价值。而且如果这种价值和能量能够传递给我的孩子,我觉得也很好,可以告诉孩子,只要你认真做事情,其实是会有很好的回报和反馈的。

摄影:LIQUAN / 策划执行:李贞 / 采访撰稿:覃仙球 / 制片:王申燊 / 服装造型:刘萌萌 / 妆发:刘阳,霍欣 / 服装助理:朵朵,刘姝凝,Echo Xu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