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圈者梁静

几年来,梁静已经从演员的身份平稳转换到了制片人。她始终是循着直觉前进的人,寻找“破圈”的机会,试图给更多年轻人搭建起坚实的平台,也让自己寻找到新的空间。

梁静

给年轻人的平台

《革命者》一早就定下要拍摄李大钊的故事。本来电影想直接以“李大钊”为电影名,后来也曾考虑过“革命狂想曲”,最后才定下现在的名字。

梁静是电影的总制片人。管虎当然对这样一个具有深远意义的历史人物很感兴趣,但是因为同期已经有几项工作并行,他就担任了电影的监制,把导演的任务交给了徐展雄。徐展雄是一个年轻的导演,接到这样的一个项目,他自己感到“像是在做梦一样”,虽没有犹豫,但十分忐忑。

不过,梁静和管虎都对徐展雄有信心。首先,他们拥有一支成熟且优秀的幕后班底。其次,他们很清楚徐展雄上一部作品里遇到的问题症结就是四个字:缺少经验。在梁静看来,这些问题都可以在团队的帮助下解决,最重要的是,徐展雄具有足够的审美和情绪表达能力,是可以驾驭这种艺术水准的作品。

“他是编剧出身的导演。一个好导演,首先自己要能写剧本,但把文字的内容转换成影像是有难度的,很多人只能停留在文字层面的想象。但徐展雄可以跨越这个问题,我们看到了他的综合能力。”一部电影以剧本为首以剪辑为尾,这两端捏紧了,整体就可控。“我们还是给他很大的空间,包括现场的拍摄,分镜等等都由他自己掌握,但在最终的剪辑上给他把关。”

梁静

除了导演之外,摄影师也是一位比较年轻的工作者。梁静觉得,才华是靠“试”出来的,要给予年轻人信任和机会。“每年都有一群抱着理想走向社会的人,他们需要帮助和引导。你不能只用‘成功的人’,他们之间当然会互相加分,但可能也会被局限在某一种思维模式里。”对合作默契的团队来说,有新鲜血液的加入会激荡出不同的化学反应。“你会不停地汲取到不同的养分。”

这样的团队组合,还有另一层的考虑:如果用一位资深的摄影师,可能会在现场“压住”导演的空间,让他束手束脚。事实上,在这样一支“梦之队”中,徐展雄初期的确有些拘谨,但管虎和梁静不断鼓励他说出自己的要求:“他有时自己不太能解决问题。我们会告诉他,如果你觉得这个群演不合格,你得敢于喊停,不能因为是副导演找来的,你就必须什么都认可。作为导演,你要坚持自己对于艺术的追求和要求,要有自己的决断。”

梁静告诉徐展雄,不要轻易妥协,如果因此留下了遗憾,最终要承担遗憾的会是导演本人。“我知道他在体谅我们,但是我们要给他更多空间,也强调一些原则。”她希望年轻人能借助合适的机会走得更远。

梁静

创新的勇气

电影原本计划在六个城市取景拍摄,最后经过删减,只去了两个城市,这在成本上也大大减轻了压力。当然也有花费巨大人力物力的置景,比如,剧组在横店搭出了一整个北大的图书馆,拍摄结束后,横店方面直接建议保留。他们还制作了一个可以开动的火车头,可想而知是个大工程,梁静看电影初剪版的时候一直也惦念着这些景。“心里会想,这场戏这么贵,可别被剪了。”

“李大钊”是绝对的主角,最终定下由张颂文来主演,也是因为他身上具有一种“不确定性”。其他一些演员也具有相当的实力,但是他们在观众心中已经形成了某种定型,可能会在预料之中。梁静有些得意的是自己推荐了张颂文。

梁静

张颂文默默耕耘了许多年,早年还担任过管虎的演员表演指导,两人是多年的兄弟情。在低谷的时候,管虎曾鼓励张颂文,一定要继续热爱,一定要继续坚持。网剧《隐秘的角落》播映时,张颂文在采访中提及过这段旧事,还翻出一张两人的旧合影,梁静看到才知道这段过往。“我半夜给他发消息,说觉得特别温暖,他还是说感谢,说一直都记得。”

剧中出现了许多大家耳熟能详的历史人物,监制对于其他演员的选择有些出人意料,比如彭昱畅出演16 岁的张学良,又比如韩庚出演蒋介石,但梁静觉得从扮相到神韵都有些惊喜。李易峰知道自己要扮演年轻时候的毛泽东时非常惊讶。“管虎就和他说,你先做个造型,感受一下。贴完双眼皮,他自己都惊到了。”

梁静

虽然这个故事是一个人物传记片,但团队不希望以传统的线性方式铺陈情节。剧本奠定了“闪回式”的叙述基调,梁静自信它可以令人“耳目一新”,而剪辑又让它再上层楼。唯一担心的是,这种方式可能会提高观影的门槛,挑战观众的逻辑性。“它非常情绪化,会用音乐和画面带动你的想象,而不是用惯常的事件带动你。”

无论观众的接受度会到哪一个层面,她觉得每部作品都应该有创新的勇气。“管虎导演哪怕只是担任监制,他都希望尽可能想放入一些实验性的东西,他喜欢打破常规的创作。”作品最终要突出的是人物的精神特质。“也就是突出李大钊的坚定,包括他的信念感。他真的相信自己在做的事情,也真的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人。”

梁静

我是结果导向的人

不久前公司团建,梁静虽然建议由其他人做游戏中的领导,却发现自己最终还是默默成了主导者。做游戏的时候,她不由自主想赢。“就是想赢。我挺认真的,哪怕是个游戏,哪怕只是个过程,我都要认真面对。”

工作上她更是如此。从电影《八佰》开始,梁静就正式担起总制片人的职位。从演员渐渐转到幕后,她也经历过心理的转换,曾有人惋惜她在表演上的才华,但她觉得在这个年纪做这样的转变,“避免了一些尴尬”。

“演员曾经是我的职业,但我也没有把它经营到那么好,所以做出转到幕后的决定是相对容易的。”

这当然不完全是她本身的问题。“不仅是我,好几个和我同龄的女演员其实都面临没有好剧本,好戏的问题。这几年大家开始讨论中年女演员的状况,关于能力和机遇不平等的矛盾,但没有合适的戏拍,仍然是普遍现象。”

梁静

演员只需专注于自身的职业,制片人却需要事无巨细事事了然于胸,并且随时解决问题,梁静觉得一路上没看到自己的潜力,只看到缺点。“总觉得自己怎么那么笨呢?怎么老是学不会?但是事情做下来,又会发现这么多困难都解决了,是大家一起努力的成果。”

做艺人的时候,她常常要花费许多时间在梳妆打扮等事宜上。“有时真觉得挺浪费时间的,但这是职业的一部分,你必须面对。”许多事情都被她视为人生或是命运的必然。“就是不同的阶段,不同的安排。现在觉得,偶尔化个妆还挺好看,还没真的老去,就可以了。”之前有朋友和她开玩笑,说梁静你怎么总在戏里糟蹋自己。“我说戏外我漂亮啊,有反差不是更好吗?”

她的工作转换虽然算不上完全的跨界,但也的的确确是跨行。没有足够的经验,她就干脆依着直觉前行。“我可能因为不太懂,反而比较容易‘破圈’,就是打破条条框框。”几年前,她就意识到短视频,短剧可能会成为一种新主流,开始与不同的平台接洽讨论合作的可能性。“当时并没有聊出特别好的方案,有些想法就搁置在那儿了。但现在看起来,我们完全没有落后,因为都有了超前的部署。”

之前她常常感到困扰的是,时间和精力总是有限。“现有的一些项目,真的没有办法全身心地沉浸进去思考如何创新,因为它们往往已经被固定模式套牢。分精力去关注和发展短视频,她觉得这不是贪心,也不是顺着潮流无目的地向前蹚,而是纯粹看到了其中的新空间和新乐趣。“通过和平台不停地交互,其实可以玩出一些新方法来。”

梁静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梁静并不想刻意面面俱到。“我是这种人,你给我一个点,我就能画出一朵花儿来。人家给我支一根杆儿,我就能爬得特别好,但要没有这根杆儿,我就会缺少方向。”

梁静是A 型血,天生注重条理,也放不下一些执着。“我就是结果导向的人。我从来都对事不对人,这个事儿完了之后我给你道歉都可以,但因为人际关系之类的原因,你没有把这个事情做好,我不认。”

制片人永远要面对不同的大小事件同时进行的状况,条理性,抗压性,每一项都在考验她。有时接电话她都感到崩溃。“每个电话和内容的种类都不一样。”时间没法越挤越多,她常常有一种被工作“绑架”的感觉。“我心挺大的,也不会强求工作一定要做到怎样的地步,但的确在每天的工作日程中,发现自己被手机里的各种群绑架了。”

身为一个母亲,身为一个公司的主导者,大方向的把控之外,她也需要处理各种琐碎事情,她尽量每周给自己一些放空的时间。管虎导演是她的同事也是她的家人,两人也无须把工作和生活的界线分清楚。“该他出主意的时候就由他出主意,该由我做决定的时候就我来,结婚16 年,我们俩也越来越默契了。”

摄影:晓明 / 监制:葛海晨 / 编辑:Timmy / 采访 & 撰文:李冰清 / 形象:阴博文 / 妆发:王茜 / 时装统筹:陈奕童 / 服装助理:Alicia / 摄影助理:欢子,明美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