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小纭 | 中国式性感

今天以前,没见过真的纭,只知道是一个美人胚。见面打了招呼知道,要把“胚”字去掉,早就正正经经一个大美人了。我还知道,她小时候跳舞,大眼睛,爱游泳,好身材,表演系专业第一名入学,爱哭,大大方方承认正骨,出演《小别离》《青春斗》《如懿传》。于是翻通讯录,给她的北舞附中同学,中戏大学老师,电影导演,电视剧的明星搭档等等,群发了语音:“hello ! hello !好久没联系,最近还好吗?有时间的话,和我说说陈小纭呗。”

陈小纭 

她换好了一身新衣服,色彩斑斓,曲线玲珑的。

对着镜子冲出两个字:“我天!”

我说:“你不喜欢这件吗?”

她说:“你喜欢吗?”

我笑笑:“我不说。”

她也笑:“ 其实我喜欢那种白白胖胖的,真的,如果我不是艺人的话,肯定让自己吃成120斤。”说完又看了一眼镜子,提起裙摆,曼妙转身飘出化妆间,奔向摄影师的镜头。

陈小纭

巴厘岛,我们出去吃晚饭的第一天就被夕阳惊艳到了。无论你怎么拍照都留不下来,拍不出那种肉眼可见的美。它的颜色,深浅,变幻的多样性,每一分钟都在变化,漂亮得我至今难忘。我们去了四天,换了三个海滩,已经不记得晚餐好不好吃,但是日落的样子我永远记得。

陈小纭

已经30 多岁了,其实对变老这件事儿,也是怕的,因为我看到自己脸上已经有皱纹了。但是我不喜欢自己的20 岁,也不想回到过去,因为我的整个20 多岁都很迷茫,对于各种感情的选择和工作的处理,肯定不如现在成熟,没有现在好。我觉得现在每一分钟都在更新的自己是最好的,我不喜欢迷茫的感觉,我喜欢坚定的感觉。我现在坚定地做着我的本职,艺人的工作。但对20 岁的自己,我会说:往前走,别回头,勇敢地往前走,不用回头。对40 岁的陈小纭,我会说:你好,我来了。到了70 岁嘛,我觉得自己肯定是一个漂亮,时尚,然后健康的老太太。

陈小纭

因为我从小就离开家,我父母的生活好像不太需要我,他俩感情很好。我妈妈前两年有过一次医疗事故,差点没了。当时我跟剧组请了假回去,她躺在病床上对我说:“我心里只有一个担心,就是你爸。如果挺不过这一段的话,你能跟你爸生活在一块儿(不打架,照顾他)吗?如果不能,他要是再找的话,他得找个什么样子的。听她说完这句话,我说:“那挺好的,你俩行,那我就先走了。”当时我心里那个不得劲儿啊。

陈小纭

那是感受特别好的一次旅行,完全没有计划,四五个朋友,说走就走。去了之后就打麻将,通宵打,打到天亮。那时候刚刚学会上海麻将,上海麻将好像有惠儿,有花儿,川麻一定要少一门。我爸还教过我东北麻将,太难了,是我学过最难的麻将。我对这趟旅行是没有任何期待的,我也没有做攻略,因为没有期待,所以就会有惊喜。

陈小纭

这几年最开心的就是,疫情期间跟我爸爸妈妈在一起待了很久。那是我来北京上学之后,头一次回家跟我爸妈在一起待那么久,两三个月。最开始我们那个架打的呀,我的天哪,邻居都过来问没事吧?到最后要开始拍戏工作,真的要走了,心里很难受。很小就离开家,或者习惯爸妈离开我回到他们的城市去,我已经几乎忘记什么是伤心,什么是离别了。那次好像刚走,就开始想我爸我妈了。

血浓于水,还真是。我最大的梦想,就是买一个房子,跟我爸妈住一块儿。但是他俩可能不想跟我住一块儿,为啥?人家喜欢两口子,跟我在一起会吵架。我们那次虽然一起住了俩三月,后来也不吵架了,但那已经是一年前了。

陈小纭

其实我最近的生离死别,就是我们家狗。今年也14 岁了,是我上大学的时候开始养的。我有一次放暑假的时候就把狗带回吉林了,我妈喜欢的不得了。然后我就发现他们真的需要一个陪伴,我就没有办法再带回北京来,就放在老家了。这次我在青岛拍戏,有一天半夜,我妈突然哭着给我打电话说,狗快不行了,吐,抽搐,站不起来,然后我说你别慌,你给宠物医院的大夫打电话问问这种情况。结果是狗狗得了糖尿病,全部脏器衰竭,现在打胰岛素,还能再活一两年,但我是以它会走的心态来迎接这些事情,我也是这么跟我妈说的,但老人家接受起来,还是不大行。

陈小纭

去巴厘岛的有我闺蜜,她的朋友,还有闺蜜的男朋友。现在闺蜜还是我的闺蜜,但是男孩子已经是前男友了。哈哈。反正我现在越来越觉得,不要去预设任何事情,因为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人生就该享受此时此刻你遇到的一切。即使痛苦的事情来了,你也平常心去接受它,努力消化它,苦尽甘来嘛,肯定还会有甜头的,人生不就是这样来回地重复吗?

陈小纭

我的老师都对我特别好。我25 岁最迷茫的那个阶段,中戏的老师说:“小的时候我们就觉得你的资质条件不错,你再坚持两年,如果还没出来,就回来读研究生。”结果我27 岁的时候接了《如懿传》,那两年我要是没坚持住,也就查无此人了。反正我是觉得人固有一死,在活着的时候把这日子过精彩了就够了。那天看见一个粉丝给我留言,说什么日子过得好艰难,以前小时候那些想说的话,想做的事现在都不敢了。我说为什么要这样?我们活在世界上就这一遭,一定要潇洒地活。

陈小纭

不拍戏的时候,我确实就爱宅在家里。不是我不爱运动,只是一运动,皮肤就发热,起皮疹,浑身瘙痒得厉害。停下来等一会儿,身体凉了疹子就退下去了。我肯定是不爱动的,因为我动了之后不舒服。我妈是过敏性体质,但是她没有这个问题,所以她从小就觉得我懒,我们老师也觉得我懒,整的我都怀疑人生了。我是真的懒吗?对于一个孩子,没有成熟价值观的时候,会觉得大人说的都是对的。长大之后,就前两年,我去网上查,发现好多人有这样的毛病,急性皮疹体质,皮肤会红,然后奇痒无比,我主要体现在腿上。冬天比较厉害,因为冬天的腿一直会处于一个比较凉的状态,如果突然急走,或者跑跳运动就会不舒服,但游泳没事,因为水是凉的。

陈小纭

我有没有想要重新来一次的人生经历?没有。如果真的可以重新来一次的话,我想回我妈肚子里,不是不生出来,而是所有的都改变,都从头来。我小时候就喜欢画画,在画画和跳舞之间,我更喜欢画画,但我妈觉得画画没有出路,跳舞至少还可以锻炼女孩子的身形。我喜欢莫奈,还没有机会去巴黎看他的画,然后就疫情了。

陈小纭

和我十几年的那个闺蜜,一个漂亮的女孩子,非常的有才华,思维能力,审美都特别好,写作也非常优秀,我很欣赏她,她跟我说什么我都会听的,她身上所有的点都吸引我。我们俩出去逛街,遇到粉丝要和我合照,但是我那天邋里邋遢,连脸都没有洗,我就拒绝了。她说你不能这样,我要是作为你的粉丝,我会非常伤心的。你即使没洗脸没梳头发,也要稍微整一下,这样人家就可以用美颜相机,也不会很丑。你看你也没几个粉丝,偶尔碰到一个。很实诚的一个人,我喜欢这样的闺蜜。

陈小纭

说实话,我对我的身材是不自信的。我从小学芭蕾,被老师灌输的思想就是要瘦要平,这种观念根深蒂固了。我也知道大家好像都说我身材不错,但到我自己这儿,就是过不来,因为从小的教育,洗脑的灌输是那样子的。我也在慢慢改变,开始逐渐学会欣赏自己。但说实话,我还是希望自己再瘦一点儿,因为我的脸上镜不是那么的有棱角。年轻的时候演一些小女生,天真的圆脸是可爱的,但随着年纪增大,演一些有个性的,有想法的女性,小包子肉脸就不太适合了,对吧?所以我现在减肥,是想让自己有点儿棱角。但这不是主要的问题,我现在慢慢觉得性感不只是,甚至不是线条,而是自信健康。

陈小纭

你问我什么是中国式性感?你看东京奥运会,为什么我们现在这些小朋友这么厉害?因为国力雄厚,国家强大了,就有了很多新的训练机会和选拔机会。少年强则国强,才能让我们作为中国人很骄傲,这是一个相辅相成的关系。呀,我怎么,我咋说到这儿来了,我怎么想到这儿来了?你刚才干啥来着?我们吉林的东北味没有那么浓,咋地,咱俩玩呢?

监制= 司司司,摄影=NOWON,执行= 小凯+inEKO,妆发= 七七,制片= 文慧,文字= 云童,书法= 宋高旸 Silas Song,编辑助理= 马芸璐+ 晴晴,美甲=U3 美甲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