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晨 | 恰到好处

一个流转的时刻,会带来的是新的可能,生活由此妙不可言。她对此保持热爱,爱着此时此刻,爱着身边的人。在可选择的生活方式里,去为每一面墙画一扇窗户,不再给自己设限。

姚晨

若用一把尺子度量自己的上半年,刻度着实有些紧密。拍完电影《三贵情史》,姚晨深入内蒙,几乎全程监制公司的新电影《脐带》,见到几场扎实的大雪,领略了草原上寂寥的冬,又眼看它在春日中秀丽。回到城市很久,还依稀能闻到草原的气味。

“但凡想做好一件事,没有不累的,做演员是,做监制也是。现在的一切是我主动选择的,我想,选择自己的未来总好过被动的等待。”年中她剪了刘海,很快进入新的剧组。人生如同种植,收与种同时进行,总没有停的时候,好就好在“恰到好处”几个字。

姚晨

大草原上的冬与春

《脐带》 是一个在西宁FIRST青年影展上“落选”的本子。当团队把剧本拿来的时候,姚晨从中看到一些人性中闪光的东西。游牧电子音乐人“阿鲁斯”,放弃了原本在城市的工作返回老家,陪伴患病的母亲重回草原生活。简单的故事里有一种诗意,是她喜欢的类型。剧本改了两年,拿到北京国际电影节创投会的大奖,又在金鸡电影节拿了两个大奖。“按照这个修改程度,应该可以开拍了。”

凛冽的寒风是海拉尔送给她的见面礼。劲风从一侧吹来,皮肤上顿时产生了锐利的刺痛感,草原静默无言,如大画幅的风景。姚晨一天要站立将近十个小时,感觉人要跟风搏斗才站得住。她穿了两条毛裤,羔羊皮的保暖绒靴,厚实的毛衣,帽子是带护耳的。即便如此,风还是往里灌。“头特别容易冷,耳朵也疼。”

剧组去的时候是4月,理想时间是5月,导演想拍一种“草原上的颜色”,她说只有冬天才有。姚晨一手创办的坏兔子影业很尊重年轻的导演,这次,她找到了电影《八佰》 的制片团队,一行人开进内蒙。当地一日四季,前一秒阳光温暖,忽而阴天,旋即飘雨,每天通告都不知怎么出。大雪一下,风景全变了,不接戏,没法拍。

姚晨

在湖边,他们选了一个老房子的景,要开一个半小时的车,有一半时间都在颠簸。“那个颠不是轻微的,真的能把人颠起来。”开机第三天后,一想到那条路,姚晨的心就揪成一团。“其实没有路,全靠车辙压出来,下完雪就根本找不到路了。”化开的雪水把土路沤软,车子经过形成起伏的烂路,太阳一晒,又硬又干。

车陷在泥里是常事,本想找救援车,救援车刚一开来就也陷进去了。每天收工后,制片组用大力胶在木牌上做了箭头,插在地上当路标,凌晨三四点费了好大的力气,终于插好了,第二天再一看全没了。“路牌是红色的,当地有人家养牛,一看见红色都给顶没了,每天都在迷路找路。”姚晨想:这真是一种对剧组的修炼。

制片组保障了所有人的饮食,每天想法子让饭菜保温。摄影指导曹郁(姚晨的丈夫)和他们一起开会,计算路程,拍摄时长,盒饭能保温的时效,确定放饭时间,所有环节都严格精确。每天大家拿到的饭都是温热的。那样艰苦的条件,现场还搭了帐篷,里面放了一排空调。姚晨说:“我第一次见到帐篷里有空调,制片组真的用心了。”

姚晨很感动,“一个剧组的成型,每一个环节,每一个保障都重要。”杀青的那天,她说,电影《脐带》 真的像一根脐带,把剧组的伙伴连接在一起,她感慨“人生实苦,电影像糖”。

姚晨

尝试更风格化的表演

以往的监制作品里,姚晨都参与演出,比如电影《送我上青云》 和《三贵情史》。她拿出手机,翻出《三贵情史》 里的一张剧照,我先被她夸张的发型吸引了,服饰亮闪闪的,整个人自信又傲娇地站在那里。“你看看,这居然是我。”一个和以往都不同的角色,却能从闪着光的眼神中看出她心底里深深的喜欢。

做监制带来的变化,是一件很难描述的事情。“它不满足于现在的自己,会变得更勇敢,也更具信念。作了监制之后,我更愿意尝试不同风格的表演。”像监制《三贵情史》这种很具风格化的电影,她就曾跟刘斯逸导演探讨:“我们需要寻找一些舞台功底扎实的好演员,只有一定风格化,形式感的表演,才能跟电影里那些华丽的场景相融合。”

“表演不是单一的,好演员应该具备弹性,在不同类型的影片里,尝试探索不同的表演风格。电影也好,电视剧也好,最终成片效果都是由导演,摄影,美术,灯光,录音等部门与演员共同构建的。好表演需要好团队的加持。”

电影《脐带》 是一部蒙语作品,她没有出演,只是电影的监制之一。前几天她去看了粗剪,剪辑师张一凡深深地被电影情节吸引。“他是新疆人,对少数民族的题材有共情。但我们这一次讲的是母子亲情,也讲述了人与故乡的关系,没有以往蒙语片的调性,模式,在文化和认知上,我们希望这部作品是向所有人开放的。”

姚晨

选演员的过程很巧妙,剧组之前曾经试过找一些专业演员,但因为会说蒙语又会拉马头琴,还会演戏的演员太少,于是换了思路。“好在我是一个演员,我对表演的想象反而不拘泥于科班出身学到的那些。”她有了个大胆的想法,“这部电影音乐很重要,我们先从这方面找。”她给认识的音乐人发了一圈信息,有广发英雄帖的感觉,马条大哥发来一段音乐人伊德尔的小视频,她一看就觉得好。

见到本人后,曹郁和姚晨更开心了。“本人没有视频里那么精致,但更朴素,有亲和力。气质既入世,也出世。知晓人情世故,但眼睛里也有坚定又自我的东西。”当时她觉得这就是我们的“阿鲁斯”!有游牧民族的天性,来到城市很多年,一个有迷茫,也有坚持的年轻人。“一部电影找对了演员,电影的气质也就决定了。”

演母亲娜仁左格的巴德玛老师,给人一种亲切感,她凭借电影《诺日吉玛》获得过金鸡最佳女主角奖。很多人跟姚晨说,她好像我奶奶,像我外婆,看到就觉得亲近。姚晨感慨:“演员是我们一个一个挑选出来的,他们都很有光彩,他们的表演很有质感。每一个演员都这样投入到角色中,沉浸在故事情节里,太难得了。”

姚晨

第101次喜欢你

劳动节假期,当时草原奔波尚未完全结束,姚晨就带着一对儿女南下,进行了一场“拉练式户外活动”。对于孩子而言,这样的夏令营简直太棒了。每天的生活都是探险:抓泥鳅,探石洞,攀野岩。广西是户外运动的天堂,他们徒步行走,一路上采蜂蜜,捉昆虫,夜观天象。在这里她人生第一次正视牛粪,把屎壳郎逐个扒开研究,小土豆和小茉莉玩得开心,她也好像通过这场亲子活动回到童年。

“孩子们玩的东西我小时候也玩,他们发现妈妈会捉泥鳅的时候,仿佛找到了崇拜对象。”小茉莉胆子很大,捉虫子,摸小青蛙,别的孩子不敢的事她都敢。姚晨是个特别怕虫子的人,但她尽量不在孩子面前表现出来。“因为我记得一个事,小时候我妈一见虫子就怕,她一表现出紧张,我就跟着一起紧张。”

营地活动要求父母都在,但姚晨的先生,摄影指导曹郁还在内蒙的剧组里拍摄。“他已经做了很多年摄影指导,这次情况特殊,他要亲自掌机。”于是她不得不一个人带两个小孩,难度瞬间加大,活动强度又高,每天一大早出门,晚上回来做总结报告。孩子10点钟才回房间,挨个儿给他们洗完澡后,姚晨已累到体力不支。

“我给他们提意见,说不行,这课不能上这么久。”管理人员说,课上长一点儿是其他家长提出来的。“还有这种事?”她哑然,后来才发现,让孩子们多上会儿课,是大人一天中松口气的时间。“做孩子妈妈这件事,世间没有标准答案,我只能在能力基础上竭尽全力地去做。”

姚晨

放水洗澡的时候,俩人没一个听话的,都在那儿玩。每当她严厉起来,土豆表现出温顺,茉莉很有个性,冲她大喊:“我不喜欢你!”“我那么辛苦,你还不喜欢我?我跟她说,你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你。你爱洗不洗。”于是这对互不相让的母女开始斗气,谁都不搭理谁。

看妈妈给哥哥洗完澡了,小茉莉又凑过去:“妈妈,你给我放一个动画片吧。”总算两人都洗澡完毕,躺床上要讲睡前故事,姚晨已经困得先把自己讲睡了,女儿把她摇醒:“妈妈,继续。”她欲哭无泪。“后来我索性学会了二皮脸,跟我女儿说,你不喜欢我,但是我喜欢你,她就开心地说,你喜欢我我就也喜欢你。我说,这是你第几次喜欢我呀?她说是第100次,我说那我就是第101次喜欢你。”

她想保护女儿的性格,又希望她知道很多事情是有边界的。小土豆从小性格坚忍,摔倒了会看大人反应,如果没人管他,会自己爬起来。父子俩经常趴地上玩,对于机械的东西都很着迷。两个孩子越长越大,慢慢的有一天都会抱不动。“从那么依赖你,需要你,到有一天不需要你,有自己的独立人格,对父母来说,那种情绪是很复杂的。”

临走那天,小茉莉跟她商量,想要把挖来的泥鳅带回家养,“我跟她说,带回家的话它就只有被吃掉的命运”,可孩子却觉得那是自己的小伙伴。“小孩长大了,像大人一样需要被尊重。”姚晨始终觉得,为人父母是一件需要不断学习的事,更多的是一种责任。有时看着膝下的子女,姚晨也会想:父母就是把他们带到这个世界的人,可未来仍然是要放手交给他们自己的,他们也要独自面对这个世界的风浪,独自去闯关。“你会记住很多他们小时候的样子,仿佛还一直停留在那个时光,但对他们来说,日子仍然一直向前,每一天都是重新开始的旅程。”

姚晨

Q&A:

做电影《 脐带》 的监制时,当地的生活有哪些不便?

姚晨:最直接的问题是所有人上厕所都不方便,厕所特别小,建在湖边。四周是木板,非常非常地冷,人站在里面露出一个头。每次去都要心理建设半天,后来就尽量少喝水。

剧组还有遇到哪些意外或者惊险的事情吗?

姚晨:我们在老房子里拍摄,有一天那场戏剧组烧了锅羊肉。好家伙,那一晚上,森林里头的什么獾,狐狸,松鼠,各种动物全都出动了。拍最后一天的时候,当地的管理员一直给我们发通知,因为有野兽出没,请大家切勿离开队伍私自到湖边,发生意外后果自负,后面加了好几个叹号。说那边有狼,之前已经有村民遇袭了。

姚晨

在做监制这个新的领域里,开始感到自如和驾轻就熟了吗?

姚晨:谈不上驾轻就熟,但找到了一些乐趣。我选择做一部戏的监制,原则是以喜欢出发,严谨对待。做一个选择就需要对它负责。做监制很考验眼光。考验你对一个项目的判断,对班底的组合能力。你得分辩什么样的人合适来做这部戏,得分析请什么样的演员,能让他(她)在银幕上绽放光彩。这些都很重要。

操心影视制作方面的事,会让演员感到分心,劳累吗?

姚晨:但凡你想认真拍好一个作品,就没有不累的时候,单纯地只演戏也是一种累。演员最好的创作周期很短暂,譬如被动等待机遇,看自己年华老去,最想表演的角色却依然没到来。你了解自己能演这样或那样的角色,但外人对你的了解终归是有限的,你会承受另一种痛苦。我主动选择去承受的,总好过被动。

形象:吴炜/摄影:许闯/采访文字:陈晶/化妆:唐毅/发型:李志辉( MQstudio)/编辑:李小鹏,程雪/文字监制:暖小团/统筹:大雄/服装助理:王萝莉

Baidu